第十一章 修復月球的宇宙飛船

        月球被擊傷,但傷在何處?根據事實推論,正是現在的月海部分。科
    學證明,月海是由重金屬構成的,它堅不可摧。月球人的其他飛船趕來修
    復月球,於是有了「十日並出」、「文媧補天」的神話傳說。

                         第一節  月球曾經受過傷

    1945年8月6日清晨,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了人類第一顆原子彈,代號「小男孩」。
當奧本•海默組織研究原子彈的時候,許多科學家對原子彈的威力抱有懷疑,有些
人甚至認為原子彈不過一聲巨響而已。但投在廣島的原子彈卻奪去了十幾萬人的生
命(當場死亡78150人,受傷51400人,後來許多人因為核輻射死亡,總計死亡人數
已經超過14萬人),一座美麗的城市頃刻間在原子彈升起的蘑菇雲下化為一片廢墟。
要知道,廣島爆炸的原子彈當量只有幾萬噸級,而美國的第一顆氫彈爆炸時就有10
0萬噸級,目前遠程戰略核武器的當量一般都在幾千萬噸級。
    1957年10月4日,蘇聯將人類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送上了地球軌道,盡管當時
的衛星僅有84千克,但它卻標誌著人類跨進宇宙航行的時代;1961年4月12日,蘇聯
宇航員加加林少校在320公里高的地球軌道上飛行了108圈,安全返回了地面。以上
這些成就意味著遠程運載火箭技術趨於成熟。從60年代末開始,美國又連續實施
「阿波羅」登月計劃,這證明人類已經具備了遠程攻擊能力。原子彈技術與遠程運
載火箭技術相結合,使科學家產生了「炸掉月球」的想法。美國特拉華大學的數學
教授亞歷山大•亞伯指出:地球上之所以一直存在惡劣的自然災害,像火山爆發、
海洋風暴等,都直接或間接與月球有關,甚至人類的某些疾病及精神變化也與月球
有關。
    第一次攻擊月球的嘗試發生在1969年,美蘇兩國在空間技術的爭奪達到了空前
尖銳的程度。美國在加緊研究大推力的「士星五號」火箭,「阿波羅計劃」正在緊
張准備中。為了保持空間技術的優勢地位,更為了先美國人一步到達月球,蘇聯開
始研究HI火箭,它的大小與美國「土星五號」相似,高100米,直徑10米,有效負荷
95噸。1969年7月3日,距離美國公佈實施登月行動僅有幾天的時間,蘇聯冒險決定
將尚未成熟的H—1火箭發射到月球上,但不巧的是,這枚火箭在發射架上點火後並
沒有起飛。一位蘇聯將軍為了邀功請賞,竟然逼迫科學家在沒有抽掉燃料的情況下
當即檢修。然而,就在檢修的腳手架剛剛搭好的時候,火箭莫名其妙被點燃,上升
中的火箭被腳手架絆倒,一台液氧渦輪泵爆炸,引起燃料箱大火,拜科努爾航天中
心一片火海,數十名科學家葬身火海。人類第一次轟擊月球的企圖就這樣失敗了。
7月16日,從美國卡納維拉爾角發射基地傳來了美國「土星五號」載著3名宇航員順
利升空的消息。
    人類雖然沒有實現轟擊月球的目的,但是我們發現,一輪明月實際上早已傷痕
纍纍,月球表面存在大量曾經被轟擊的證據。
    大家知道,月球與我們的地球一樣是太空中一顆旋轉的星球,它圍繞地球旋轉,
同時它自己還有自轉。我們每月看到的月球,實際上是公轉中的月亮,因為它每月
定期圓缺一次,週期剛好是29天。但是地球上的人永遠感覺不到月球的自轉,月球
總是將一面對著地球,而把另一面隱藏在黑暗之中。這是因為,月球的自轉速度、
方向剛好與地球公轉的速度、方向相同,這是月亮另外一個奇異之處。幾千年來,
人們總是在猜想:月球的另外一面究竟是什麼樣子呢?當人類發明瞭天文望遠鏡,
知道了月球對著地球這一面的情況以後,許多人認為:月球那一面肯定與我們看到
的這一面差不多。然而,大家都錯了。
    莫斯科施密特物理研究所的B.列文博士,向美國加利福尼亞技術研究所的同行
展示了「探測者」衛星拍下的月球照片,其中25張拍攝的是月球背面的地形情況,
那裡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環形山。在研究這些照片的時候,科學家們奇怪地發現,在
月球背面有一些直徑3——30公里的火山口,排列十分有規則,其中有若干呈直線分
布,這種成串排列的情況與月球正面的火山無規則的分佈大不相同。在自然條件下,
無論是隕石撞擊,還是火山噴發,都不可能形成如此規則的分佈,顯然它不像是自
然形成的。看著這些照片,很容易使人聯想到一種分段標尺射擊後的情形。比如說,
一架俯衝掃射地面的飛機,由於射擊速度一定,但飛機的運動會造成地面極有規則
的彈孔分佈。科學家在仔細研究了這些照片以後認為,這些火山一定是某些智慧生
物連續轟擊月球時造成的,在轟擊發生的時候,由於月球的自轉形成了成串分佈的
情況。也有一些人進一步推測,在蒙昧時期,銀河系互有往來的生物之間,發生了
一場悲慘可怖的戰爭,主要戰場很可能在地球與月球之間。
    月球曾經受到過某種打擊的情況在上古神話中也有記載。至今生活在南美洲哥
倫比亞瓦烏貝斯原始森林中的印第安部落,就有這樣一個傳說:「突然,晴空霹靂,
一道閃電以萬鈞之勢直搗天空……閃電把天空打傷了,鮮血從天上滾滾流下。」在
此以前我們曾提到過叫「閃電」的武器,這個傳說顯然在說某種打擊的力量,它從
地面直射天空,這與我們現代發射火箭的情形十分相似,火箭帶著一道閃亮的火光
衝向天空。只是這個傳說沒有打擊的對象,我們認為,這道閃電攻擊的目標正是月
球,紛紛落下的「鮮血」,實際上是月球表面受轟擊後四散的巖石,有一部分在穿
越地球大氣層時發生強烈燃燒,像鮮血一樣的紅,映得滿天通紅,這與我們以下將
要談到的人類曾經歷過「雨火」的記載是相同的。
    如果說以上這則傳說還不能肯定攻擊的就是月球,那麼,居住在智利阿烏干地
區的印第安人的神話傳說中卻明確說到月球曾經受到過攻擊,神話說:一位大神用
一隻兔子打在了月亮的臉上,從此,月亮臉上留下了一塊很難看的傷疤。假如我們
把這兩則神話傳說與蘇聯「探測者」號衛星拍攝回來的月球背面照片聯繫起來的話,
就會使月球曾受到智慧生物的轟擊,並被擊傷的假說立得更穩。
    中國的許多神話可以進一步增加這種假設的可靠性。
    《淮南子》說,當共工與祝融大戰失敗以後,心高氣做的共工怎麼也嚥不下這
口氣,結果一頭撞向支撐天地的大柱子——不周山,這一撞的後果是嚴重的,造成
大崩地裂,天地分離,天塌了一個大洞,這才有了後來女媧補天的傳說。在以前我
們曾論述過,上古神話中所謂的「天」,實際上就是近地軌道上的月亮,天塌一洞,
指的正是月球表面被轟塌一塊的事實,這與以上月球曾遭到智慧生物攻擊過的假說
再一次相符合,這幾乎就是事實的真相。
    因此,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上古神話的真實性,月球確實曾被擊傷過,這一假
設有上古神話傳說和現代科學發現兩方面的證據。
    那麼,月球真的是被銀河系互有往來的智慧生物擊傷的嗎?這一點我們不能肯
定,如今我們的科學視野還沒有掃遍銀河系,更沒有發現銀河系內存在智慧生物的
證據,甚至連太陽系邊緣上的海王星、冥王星我們都知之甚少。根據中國神話敘事
極強的內在邏輯關係,我們認為將月球被轟擊的事件放到中國完整的「天」神話系
列中來是明智的,也是十分自然合理的。再者,地質學家和考古學家都發現,在地
球史前文明中有極強高溫造成的地質結構和被毀滅的城市遺址,這說明地球上確實
經歷過一場十分殘酷的戰爭,將月球曾遭到轟擊與這場戰爭相互聯繫是再自然不過
的了。想一想月球在太空中的位置,你就會覺得這樣聯想幾乎是唯一的可能。月球
距離地球僅有38萬多公里,這在宇宙空間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如果有一種宇宙文
明可以跨越星系來到月球發生戰爭,那麼月球上的戰爭必然會波及到地球,同樣地
球的戰爭也可以波及月球。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沒有發生兩場戰爭的可能性。因
此,轟擊月球的戰爭與地球上史前那場戰爭是同一場戰爭。
    月球是被月球的反叛者從地球上擊傷的,這就是我們的結論!
    我們的這個結論,對完整理解中國神話所涉及到的事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它是「天」神話中重要的一環,沒有這一環,中國的「天」神話就顯得支離破碎。
事實上在整部書裡,我們並沒有引伸發揮什麼,也用不著去誘發讀者的想像力,我
們所做的工作僅僅是把神話重新排列了一下,既沒有增加什麼,也沒有減少什麼,
一切都是在自自然然的過程中進行。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一再震驚於中國神話,
它簡直就是一部歷史書,將史前發生過的事情如實地展現在人們的面前。
    月球曾經被反叛者擊傷的假設,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旁證,那就是人類在記憶
中曾有過一場天上降下大火和發熱石的事件,這也是人類大災難記憶中的一個重要
組成部分,它是整個災難的一個方面,它的存在對於我們了解史前災難具有畫龍點
睛的作用。

                       第二節  月亮受傷的神話證據

    在人類的意識深處有太多的災難記憶,大約正是這些災難的記憶,使人類產生
了「原罪」的思想。但是,只要我們仔細分析一下這些記憶就會發現,所有的災難
都發生在同一個時期裡,它應該是同一場災難的各個方面:一場意外的戰爭打破了
人類平靜、安寧的生活,幼弱無助的人們連同居住的城市被一種可怕的武器頃刻間
化為灰燼,太陽消失了,黑暗和嚴寒統治著大地,天地發生分離,地球在震盪,一
場毀滅人類的大洪水在短短的時間裡淹沒了北方大陸。實際上,人類在天地分離中
所經歷的苦難遠不止這些,在人類的早期記憶中,還有一場天降大火與燃燒的石頭
的災難。
    在巴西西部,有一則古老的傳說:「天宇爆裂,碎片砸了下來,砸爛了地上的
東西,砸死了地上的生靈,天和地倒換了位置。」
    墨西哥古代的《編年史》中記載說:天空已經「不是在下雨,而是下火和滾燙
的石頭。」
    《聖經•出埃及紀行》也說到天空曾下過一場大雹子,伴隨大雹子的是雷鳴與
火光,它還特別指出「河裡的水都變成了血了
    埃及古代哲人伊普沃爾記載這場大雹子說:「樹林被毀,再也看不到果木牲畜,
大雹使昨天存在的東西一夜之間蕩然無存。」
    這幾則記載涉及的地區十分廣泛,有亞洲、美洲、非洲,在我們不知道的年代
裡,人類很可能經歷過一場天上降下滾燙石頭和燃燒著火的劫難:天空彷彿破裂一
般,大量的石頭帶著火光呼嘯著衝向地球,整個天空被映得一片通紅,像鮮血一樣,
大地上烈焰騰騰,一派淒慘之象。
    這場災難已經被地質考古所證實。最近,科學家在南美洲的中心地區發現了大
量隕石性物質。這種發現還不僅僅限於南美洲,地質學家J.L.沃爾澤在太平洋海
底發現了廣泛分佈的白色灰層,厚度約5—30厘米。他對這層同一性質的物質形成這
樣廣泛和這樣厚一事深感吃驚,並認為這種現象只能由某種宇宙大災變產生。當時
還了解到,在太平洋的某一層中,含有大量的鎳。一些學者通過這一發現,認為白
色灰層就是落到地球上燃燒後的隕石粉塵。
    關於這場災難形成的原因,科學界有不同的說法。伊曼紐爾•維利考夫斯基在
1950年出版的〈碰撞的世界〉一書裡,把這場災難歸難於金星。他認為,大約在40
00年前左右,太陽系中的木星發生了破裂性震盪,將大量的物質從木星上拋了出去,
這些物質形成了原始狀態的金星,它的運動軌道大約在地球和木星之間。但金星又
是一顆不穩定的行星,曾有幾次從地球附近擦過,一些未完全凝聚的物質,受到地
球引力的作用,衝向地球,形成了歷史上雨火、雨石的記載。大約在3000年前,金
星與火星相撞以後,便占據了現在的軌道。但是,這個觀點在科學界始終受到冷落。
    另外一種觀點認為,地球最早還有另外一顆衛星,它在環繞地球軌道運行的過
程中,由於不斷受到地球引力的影響,旋轉軌道越來越低,當它不幸突破「洛希極
限」時,地球強大的引力將這顆衛星徹底支解、摧毀。被撕成碎片的衛星殘體散落
地球表面,在通過大氣層時發生強烈燃燒,一些未燒盡的碎片成了隕石,帶著極強
的高溫衝向地球,造成了這場大災難。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這場大災難大約發生在公元前1500—1450年左右,那時,
地中海的桑托林火山發生了有史以來地球上最為巨大的一次噴發。火山將大量熔岩
和火山灰噴向高空,遮擋了太陽,造成了古代太陽消失的記載。而大量的熔岩落向
地面,形成了這場災難。我們認為,這一假設的漏洞太多,不論多麼大的火山噴發,
都不會將熔岩灑落全世界,更主要的是,桑托林火山噴發的時間太晚了,這與上述
的古史記載根本不相符,許多神話資料更是在這以前就已經形成。所以,關於這場
浩劫至今還是一個謎。
    我們認為,這場災難來自月球反叛者對月球宇宙飛船的攻擊!
    在中國的神話裡,共工撞倒不周山,導致「天」崩塌了一個大洞。不周山的倒
塌與「天」的崩塌,都隱含著碎石、塵土四處飛散的意思。在中國苗族居住的地區
還有另外一個傳說:有一個冒失鬼聞人了天宮,無意之中碰斷了一根巨大的石柱,
結果引來連天的大雨。這個傳說與共工撞倒不周山的神話所隱含的意思是相同的。
    我們曾再三強調,上古神話中的「天」就是近地軌道的月亮,這在甲骨文中有
明確的表示。那麼,「天」的崩塌實際上就是月亮的崩塌。讓我們順著這一條思路
來設想一下:一群月球的反叛者,經過精心的組織與策劃,發動了叛亂。叛亂者用
一種高能武器攻擊停留在近地軌道上的月球大本營,炸毀了月球一宇宙飛船部分外
表防護層,頓時,月球表面巖石被炸得飛離了月球,有一些飛舞的巖石被月球重新
吸引回月面,但由於月球本身的吸引力有限,更多的巖石卻進入了地球軌道,它們
在軌道上高速飛行,越來越接近地球表面,在穿越大氣層時,這些月面巖石與空氣
強烈磨擦燃燒,形成了一陣密集的隕石雨。那情形真的就好像「大宇爆裂」了一般,
燃燒的巖石和其他物質帶著極高的溫度衝向地面,天空和河水都被大紅的物質映得
像血一樣的通紅。
    如果我們對神話有所了解的話,就會發現,以上的這場災難與以前我們談到的
太陽消失實際上是同一回事,不同的是,這些巖石滯留地球軌道時導致了太陽消失,
當它們沖進大氣層,則導致了天上「雨石」或「雨火」的記載。這兩種記載可以互
證,反而更加說明我們的推論是正確的。
    那麼,月球被擊傷的部位在哪裡呢?或者說「天穿一洞」具體在什麼地方?如
果仔細研究一下月球的地形構成,你肯定會毫不遲疑地說:在月海!

                       第三節  使科學家頭痛的月海

    所謂的月海並不是真的大海,月球上是沒有液態水的。月海是指月球地貌中平
坦的部分,它是相對於環形山而言的,習慣上將它稱為月海。就整個月球的地貌來
說,月海是一個很奇特的構成。
    讓我們首先來看一看月球的地形分佈情況吧。
    月球的地形分佈極為「不合理」,這讓許多科學家大為驚訝。在月球的背面,
有眾多的環形山密密麻麻,構成起伏很大的地貌,很難找到一塊平坦的地方。而月
球的正面,即是對著地球的這一面,環形山卻很少,構成月球正面地貌的主要是月
海,它包括風暴洋、澄海、雨海、靜海等,總面積1125萬平方公里,比中國還要大,
占了月球面積的1/3。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地球上的各大洋一般都是不規則的,
這符合星球自然形成的規律,而月海怪就怪在它一般呈圓形,顯得十分有規則,看
上去挺扎眼的。科學家在研究月海時,產生了兩個疑問:有規則的月海是怎麼形成
的?月海為什麼深度彼此相等,平得像台球桌一樣?
    以上曾經說過,根據現在的天文理論,環形山是隕石撞擊天體表面留下的「星
傷」,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為什麼在月球1/3的地區內,幾十億年來(月球的年
齡至少有40億年)沒有遭到過撞擊呢?這顯然是說不通的。那麼奇怪的月海是怎麼
形成的呢?
    1969年7月,美國宇航員萬里迢迢從月面上采擷回對公斤月巖(第一次著陸的地
點就在靜海邊),按理說月海的成因應該一目瞭然,可情況恰恰相反,科學家通過
對月巖的分析,不但沒有解決月海的成因問題,而且還推翻了許多以前對月球的結
論。
    分析的結果表明,月海巖石是由某種熔岩凝固而形成的,而且這些熔岩是由鈦、
鉻、鋯等耐高溫、耐腐蝕、高強度的金屬構成的,而且含量比地球高出十幾倍。現
在科學家僅能知道的是:月海是由某種能發出高溫的「力」,在熔解了以上這些金
屬後形成的。據美國航空航天局的科學家估計,為了熔解以上各種成分的金屬,並
把它們製成合金,至少需要4000℃的高溫,低於這個溫度是不行的。
    那麼,怎樣才能使月球表面(是表面而不是內部)達到這樣的高溫呢?科學家
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太陽表面的溫度才是6000℃。地球物理學家羅斯•迪勒指出:
誰能想像出來,將鈦加熱到如此高溫使其熔化,並覆蓋了大小像得克薩斯那麼大的
月海(指的是月球上的靜海)?而且誰能推測出月球曾經比地球的溫度還要高呢?
    為了解釋月海的成因,科學家從自然狀態出發,提出了「撞擊熔化」說。英國
曼徹斯特大學天文系的斯德納克•柯帕爾認為,月海是由巨型隕石、小行星或彗星
撞擊月面時形成的,撞擊發生時,極高的溫度熔化了月球表面的物質。但這一假說
缺少有利的證據。誠然,巨型隕石撞擊月面會造成足以熔化上述金屬的高溫,但撞
擊同樣會使這些物質向四處擴散,而決不會就地熔解,因此在撞擊事件以後,應該
形成一個巨大的隕石坑或者環形山,而不該如此平坦。事實上現在的月海根本看不
到撞擊後的任何痕跡。柯帕爾本人通過以後的研究也發現,月海的熔岩並不是在撞
擊後形成的高溫中熔化的,構成目前月海熔岩的金屬物質明顯是在隕石撞擊月面很
久之後才形成的,就好像是把以上金屬成分熔解以後填進巨型隕石坑裡,從而形成
了平坦的月海。
    另外一種解釋是「火山活動說」。持這一觀點的學者們認為,月海熔岩是在火
山活動中從月球內部流出來的,進而形成了月海。但是,另∼位天文學家尤里博士
否定廠這種假設,他通過精密的計算證明,月球火山不可能發生如此大的噴發,以
至於噴射出來的物質能夠形成占月面1/3面積的月海,因為月球的個頭太小了,它
根本擔不起如此的重任。再者,科學家至今沒有找到把如此多的熔岩從月球內部噴
射出來的火山口及輸上月面的通道。
    「火山活動說」還有一個疑點,現在構成月海的物質密度極大,它是由許多重
金屬構成的,即使我們承認月海是由月球火山噴發形成的,那麼這些重金屬又從何
而來呢?因為按照一般常識,在火山噴發的過程中,密度大的物質會在熔岩中下沉,
決不會浮到表面上來。
    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一位美國航空航天局的科學家這樣說:「我們面臨的難
題是如此之多,只怕我們只能采取『特殊火山活動』這種假設了。」他所說的「特
殊火山活動」,就是通過人工控制的某種放射性能源在月面上造成火山活動。一句
話,將月海的形成歸結為某種智慧生物活動的結果。
    不錯,科學家在對月巖的分析中,確實找到了一些好像智慧生物活動的痕跡,
因為人們在月巖中發現了真正的純金屬顆粒,有純鐵顆粒,也有一些近似純鈦的金
屬顆粒。這對科學家來說又是一個不解之謎。
    幾乎所有的科學都證明,在星球自然演變的過程中,是根本不可能形成純金屬
狀態的。也有一部分人認為,這些純金屬顆粒是由隕石帶到月面上來的,但科學否
定了這種看法。美國《紐約時報》的科學編輯約翰•諾布爾•維爾福德說:「這些
純鐵顆粒肯定不是隕石帶來的物質,因為隕石中的鐵成分應與鎳等金屬形成合金。」
這一看法也是科學界的普遍看法。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現在發現的純鐵顆粒是不會
生蛌瘍K顆粒,這說明它在形成時曾經過脫硫、脫磷的工藝處理,這在鐵的自然形
成過程中也是辦不到的。
    月海還有一個使人不解之處,那就是它們的形狀幾乎都呈現圓形。大家知道,
巨型隕石或小行星的撞擊一般會形成環形山,或者巨大的深坑,它們都是圓形的,
而且由於反作用力的結果,在環形山或隕石坑的中間,一般會有一塊突出的地貌。
但是,月海雖然很圓,但它卻平坦如鏡,既看不到四周的環形山,也看不出中間的
突出地,因此它不可能是隕石撞擊後形成的;如果月海是由於熔岩噴發形成的,那
麼外流的熾熱熔岩也應該是個極不規則的形狀,決不可能幾處月海都是圓形的。那
麼,月海為什麼會是圓形的呢?
    從地球上看去,月球上有一片昏暗的地方,那就是月海。對於月海之所以昏暗,
以前一直是這樣解釋的:月海由於地勢低窪,所以反射太陽光的能力較差,這樣從
地球上看上去就是昏暗一片。可是,美國「阿波羅」15號的宇航員在登上月球之後
也說:月海是個昏暗的區域。那麼也就是說,月海之所以昏暗並不是由於反射太陽
光的強弱造成的,以往的解釋大錯而特錯。錯在哪裡呢?現在的研究證明,月海幾
乎是由重金屬構成的,所有的月海物質都是由鐵、鈦等金屬按照一定比例組成的,
其中鐵的成分最大。美國航空航天局的一份報告說:「在月海的玄武岩石中有難以
想像的鐵」,我們來作一個對比,地球上巖石的含鐵量大約是3.6,而月球巖石中
的含鐵量卻接近20,比地球大了十幾涪。科學家終於搞清楚了使月海昏暗無光的真
正原因——月海中含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鐵和鈦,由於含鈦的物質呈黑色,鐵也呈黑
色,所以月海才看上去十分昏暗。
    還有一個重要的情況,月海所含重金屬的數量要遠遠大於月球環形山巖石中的
重金屬,也就是說,月海的密度要大於其他部分,簡直是堅不可摧。
    由於月海是如此的占怪,以至於用自然構成的理論根本無法解釋它的存在。它
給人的印象好像並不是月球上的東西,與月球的其他部分格格不人。從月球的總體
月貌分析,科學家一致認為,月球的正面(有月海的一面)原來與背面是相同的,
即根本沒有月海,在現在月海的位置上,應該也是佈滿密密麻麻的環形山,後來不
知出於什麼原因,這一地區的環形山不見了,形成了現在的月海。
    關於月海形成的時間,許多人認為,它形成的比較晚,大約是月球來到地球軌
道之後形成的。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科學家托馬斯•戈爾德通過對月海巖石高溫輻射
的痕跡推測,月海形成是在3萬—10萬年間,決不會比這個時間更早,很有可能要晚
於這個時間。
    月海的諸多不解之謎說明了什麼?我們認為,科學家的推測與人類上古神話之
間是一致的:月海是在環形山消失之後出現的。月海的許多人工智慧生物所留下的
痕跡只能說明一件事,月海是類似於智慧生物們建造的,它實際上就是月球宇宙飛
船新的防護層,難怪它是由諸多重金屬構成的。
    那麼,原來月海部分的環形山又哪裡去了呢?這又回到了我們的假說上,月海
部分原來的環形山是被月球反叛者用高能武器轟掉的。我們是這樣設想的:月球反
叛者轟擊月球時,巨大的爆炸力炸毀了月球宇宙飛船一部分防護層,就是月海那部
分原來的環形山,可能已經裸露出內部防護結構,月面上被轟出幾個巨大的圓形深
坑。月球在這番強力的轟擊下,受到了嚴重的破壞,不得不從近地軌道升起,造成
了所謂的「天地分離」。
    當月球上升到安全軌道以後,月球智慧生物用極高的溫度將含有大量鐵、鈦、
鉻、鋯等金屬物質熔解,填入這些深坑,形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月海。
    也許有人會震驚於我們這個大膽的結論,但這是一步一步邏輯推理的必然結果,
綜合世界上古神話和傳說,我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否則中國的「天」神話系列
就沒有了意義。再說,我們關於月海成因的推測,還有「女媧補天」和「十日並出」
的神話作為佐證。

                        第四節  女媧真的能補天嗎

    「女媧補天」是中國神話史上最為著名的一則神話,流傳極廣,幾乎家喻戶曉。
它浪漫美麗,構思奇特,在全世界都極為罕見,大約除了中國人以外,其他人是根
本想像不出來的,誰敢想像碧藍碧藍的蒼天竟會塌去一洞?又有誰能想像一位美麗
的女神用五彩石修補著蒼穹?如果宇宙是偉大的,那麼讀了女媧的神話,你會感覺
到女媧神比宇宙還要偉大。
    女媧補天的傳說最早記載於《淮南子》中。相傳,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因爭奪
權力而發生戰爭,結果是水神輸了。戰敗的共工沒處撒氣,就一頭把支撐天地的大
柱子——不周山給撞倒了於是乎,天嘩啦啦塌了一個大洞,大地上洪水氾濫,到處
是熊熊的大火,六種怪獸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殘害著人類。善良的女媧神
看見她的子民們在洪水和大火中四處逃生,心裡十分難過,只好辛辛苦苦地去修補
破損的天空。因為當時的天空已經傾斜了,於是女媧又親自將一隻巨大的龜捉來殺
掉,砍下了它的四條腿,支撐在天的四面,把傾斜的天給扶正了,要不是這樣.我
們現代的人說不定都是歪脖子、斜眼睛。
    文學名著《紅樓夢》在開篇裡,有一段十分精彩的描寫,說的就是女媧補天的
事情:「看官.你道此書從何說起?說來雖近荒唐,細玩頗有趣味。卻說那女媧煉
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十二丈,見方二十四丈的大頑石三萬六千五百
零一塊,那女媧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單剩一塊未用,棄之青埂峰下,誰知此石
自經鍛煉之後,靈性已成,自來自去,可大可小;因見眾石具得補天,獨自己無才,
不得人選,遂自怨愧,日夜悲哀。」後來,這塊無才去補蒼天的頑石,在青埂峰下
滾來滾去,偶遇降殊仙草,於是引出了一段情意綿綿、淚灑紛紛的感人故事。
    女媧是人類的創造者,我們以前曾提到過她摶土造人的事跡,現在她又補好了
蒼天,對人類來說真是功德無量。所以關於女媧的事跡流傳甚廣,並演變成一系列
的社會風俗。
    明代人楊慎在《同品》中記:「宋以正月二十三日為天穿日,言女媧氏以是日
補天,俗以煎餅置屋上,名曰補天穿。」現在中原地區還有一種關於女媧補天的傳
說:女媧補天以後,用泥巴做成一男一女,讓他們在幾間結為夫婦。有一年,在過
大年的時候,夫妻倆為了感謝女媧,做了很多的年粑送給她,女媧只收了一點,說:
「我用了三萬六千塊石頭補天,有一些縫沒有合。你們把這些年粑帶回去,在正月
二十日把它吃掉,便可以將天上的縫補嚴。」從此以後,中原地區有了過年吃年粑
的習慣,而且中原至今還傳誦著這樣的民謠:「二十把粑煎,吃了好補天,麥子結
雙吊,谷堆冒尖尖。」竟然把吃補天的煎粑作為祈禱神靈保佑,祝願來年五穀豐登
的象徵。
    中國歷史上關於女媧補天的傳說,單獨見於女媧的事跡,『沒有和其他神的神
跡相混合。從神話的主幹——「補天」來看,也沒有後人添加斧鑿的任何痕跡。關
於「女媧補天」神話出現的時間,那就很難說了,大約在文字出現以前它就廣泛流
傳於原始部落之中。80年代以來,我們在進一步挖掘遼西紅山文化的時候,曾發現
一個表面像小山的建築,剝開來一看,原來它是一個大祭壇。這個祭壇一共分三層,
小抹頂,上面竟然有1000多只煉銅用的坩鍋。為什麼要用坩鍋來祭祀神呢?有一種
意見認為,這個祭祀的主題就是「女媧補天」。說來也巧,人們在紅山文化的墓葬
中發現了一些小的玉石做成的龜,但奇怪的是,這些龜都沒有頭和四足。專家們從
這些證據推斷,龜沒有頭和足正好應了《淮南子》中關於女媧補天「斷鰲足以立四
極」的記載。從而推測,祭壇所祭祀的一定是女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女
媧補天」的神話就可以上推到距今7000多年以前,比中國最早的文字尚早2000多年。
    那麼,「女媧補天」的真實性呢?即為什麼會有女媧補天這樣的神話出現?有
人曾說,女媧補天在中國象徵著冶煉工業的開始,從紅山考古的情況來說似乎證明
了這一推論,然而如何去理解神話中「天穿一洞」呢?說來說去,「女媧補天」是
將「天穿一洞」作為前提的,沒有這個前提也就沒有了「女媧補天」的神話。20世
紀80年代,科學家在北極的上空發現了臭氧層空洞,也是靠先進的科學儀器探知的,
那麼古人是如何將本來就虛無的天空想像出塌了一個大洞呢?這太不可思議了!
    別人認為:「天穿一洞」與「天傾西北」一樣,如果沒有直接的視覺感受,是
任何人無法想像出來。不要以為人的想像力是無邊無沿的、無所不能的,人類的想
象力同樣受到許多東西的限制。《西游記》奇不奇?太空大戰玄不玄?但若仔細分
析,它們都可以在實實在在的現實生活裡找到離奇中的真實性,豬八戒不過是人身
上安了個豬頭而已,但沒有任何一位古人可以想像出現代的航天飛機,更沒有人會
想像出電子計算機。因此,若沒有現實的真實性作為依據,古人無論如何也想像不
出「天穿一洞」的情景。
    那麼,這個真實的背景又是什麼呢?只能這樣認為:上古時代的人們真的親眼
看見到過「天」塌去了一塊,所以才會有「天穿一洞」和「女媧補天」的神話出現。
我們今天之所以覺得「女媧補天」的神話難以理解,是因為我們的大腦中一直認為
天只有一個,那就是現在的天,而現在這個天是不可能穿一個洞的,更不可能轟得
塌去一塊。問題是上古時代的「天」與我們今天的「天」是否一樣呢?
    根據中國神話對「天」的奇異認識及甲骨文中「天」字釋意,我們曾經作出過
一個大膽的假設:遠古的時候,有一顆巨大的星球飛臨地球的上空,由於它距離地
球太近,也由於它的體積太大,從中原地區看上去,它遮擋了整個天空,所以,上
古的人將這顆神秘的星球稱為「天」,它實際上就是現在的月亮。
    以上我們曾談到,月球宇宙飛船在與反叛者的戰爭中被擊傷,帶傷的飛船不得
不飛離地球近地軌道,上升到一個比較安全的地帶之後,他們第一件事要幹什麼呢?
毫無疑問,當然要修復破損的飛船。巧的是,中國神話裡正好有「女媧補天」的傳
說,更巧的是,從時序上「女媧補天」就發生在天地分離之後,這難道僅僅是巧合
嗎?
    上面我們已經講到了「女媧補天」的傳說,但這則神話中並沒有說明女媧補天
究竟在何處。我們懷疑,今天保留下來的「女媧補天」神話有一部分內容遺失了,
正像女媧造人神話遺失的內容一樣。為此,我們在民間傳說裡,似乎找到了這些丟
失的內容。
    唐代《酉陽雜俎》中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鄭仁本在與家人尋找他失蹤的弟弟
時,「見一人布衣其潔白,枕一袱物,方眠熟。即呼之曰:『某偶人此經迷路,君
知向官道否?』其人舉首略視,不應,復寢。又再三呼之,乃起坐,顧曰:『來此!』
二人就之,且問其所自。其人笑曰:『君知月乃七寶合成乎?月勢如丸,其彰,日
煉其凸處也,常有八萬二千戶修之,予即一數。』因開袱,有斤、鑿數事。」我們
可以肯定,這則故事與「女媧補天」的神話有某種聯繫,但其中「修月」的觀念卻
不知從何而來。我們是否可以作這樣的推測:「修月」的觀念正是文字記載的「女
媧補天」神話中丟失的部分,而在民間傳說裡被保留了下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麼「女媧補天」的神話就更加具體了——女媧補月亮。多麼不可思議的神話,它
幾乎已經接近事實的真相了。
    上引這則故事中,還有一處令人十分驚訝。
    我們對月亮應該是很熟悉的,月亮的表面亮度很不相同,從地球上望去,有的
地方十分明亮,有的地方卻比較昏暗。大家知道,月球明亮的部分實際上正是月球
的環形山和月球山脈,即月球表面凸出的部分,這些地方可以反射7.3%的入射陽
光,所以看上去最為明亮。使我們奇怪的是,為什麼唐代人會知道這其中的道理呢?
而且十分確切地說:「其彰,日煉其凸處也。」意思是說:月亮最明亮的地方,是
由於太陽照射到月球表面凸出部分形成的,而昏暗的地方則是月球的低平地帶,它
們反射陽光的能力很弱。
    《酉陽雜俎》的作者生活在公元800多年以前的唐代,比伽利略發明天文望遠鏡
早了700多年,他是從哪裡知道的「其彰,日煉其凸處也」的道理呢?難道他當時手
裡也有一架天文望遠鏡?
    中國神話中「補天」就是「修月」的觀點,正好與美國「阿波羅」宇航員在月
球月海上所發現的奇怪現象吻合,那裡有許多被智慧生物加工、合成後的痕跡,這
更加說明,月海的確是某種現代意義上的工程。月球系統的生物用一種極高的溫度
將許多含有重金屬的物質熔化後,舖敷到被擊毀的月面防護層上,形成了我們現在
看到的月海,這也就是為什麼月海的密度、強度比其他部分高的原因,月海實際上
就是新一代的防護層,必須有能力抗擊強大的沖擊。
    然而,有一個問題不容忽視。以上我們曾假設,月球的反叛者在轟擊月球的時
候,曾將大量月球地表物質炸離月面,進入地球軌道,形成太陽消失的記載,後來
又在穿越大氣層時發生燃燒,留給人們天上雨石或雨火的記憶。如果說現在月海部
分曾經是環形山,那也在戰爭中被大量炸離了月球,那麼,形成1125萬平方公里的
月海物質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如果說這些物質來自月球內部,那麼月球是空心體的假說就不能成立;如果說
這些物質來自月表的其他部分,我們又沒有發現取出這些物質遺留下來的痕跡;再
說,月球個頭太小,根本沒有多餘的物質形成那麼大一片月海。因而我們只能這樣
認為:形成月海的物質來自於月球以外,它很可能不是我們太陽系,甚至不是我們
銀河系裡的物質。說明這一觀點的證據,就是為什麼月海巖石及土壤有一些比太陽
系還要古老的問題。
    到此,一定會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形成月海的物質是怎麼來到月球上的呢?
又是怎麼熔化後舖敷成月海的呢?這些都是誰幹的?
    我們的回答肯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它們與歷史上的「十日並出」有關!

                     第五節  「十日並出」與修復月球

    在世界不同地區、不同民族的早期神話當中,都記載過一種奇異的天象,即
「十日並出」或數日並出。所謂十日並出或數日並出,就是天上同時出現好幾個太
陽,伴隨十日並出的還有一些英雄人物射日或搏擊日月的傳說。
    根據中國的神話傳說,堯帝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天空中突然跑出了十個太陽,
毒熱的光芒將大地都烤焦了,所有的禾苗都曬乾枯了,甚至地上的銅鐵沙石也都快
熔化了。
    這十個太陽是從哪裡來的呢?原來他們都是帝俊和妻子羲和的兒子,住在東海
一個叫湯谷的地方,那裡有一棵大樹,名字叫「扶桑」,有好幾千丈高,一千多圍
粗,這就是十個太陽的家。平日裡九個太陽住在下面的枝條上,一個太陽住在上面
的枝條上。他們輪流出現在天空中,一個太陽回來了,另一個太陽才開始出去值班,
進進出出都由母親羲和駕著車子相送。
    可是有一天,可能是他們早已商量好的,十個太陽一齊跑了出去,在天空中相
鬧不已,玩得開心極了。這一下子,大地可就遭殃了,到處是龜裂的土地,都處是
乾枯的河流。草木都枯萎了,冒出一縷縷輕煙,人民沒有東西吃,餓得肚子直打鼓。
實在沒有辦法,人們就把平時很有威望的一個女巫——女丑拖出去曝曬。這個女巫
師想必是醜到了極點,否則決不會叫這樣一個名字。大家心裡是這樣想的:都說巫
師可以通神,我們受苦神和巫師都不管,現在來曬曬巫師,看你們管不管。可是十
個太陽並不理會地上的一個小小巫師,照曬不誤,沒一會,就把女丑給曬死了。
《山海經》記載說:「女丑之屍,生而十日炙殺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障其面。十
日居上,女衛居山之上。」
    可是女醜的死並沒有給人們帶來預想中的雨水,萬般無奈的人們只好祈禱天帝
的慈悲了。天帝也覺得這樣鬧下去太不成樣子,於是就讓天國裡面一個擅長射箭的
神下凡救苦救難,他就是後羿。關於後羿射日的神話,我們在此以前曾經詳細講到
了,這裡就不重複了。
    台灣高山族流傳著一則神話,上古時天空中曾經出現過兩個太陽,一位英雄把
一個太陽射成了月亮。納西族民間傳說,遠古時天空中一下就出現了九個太陽,也
有一位勇敢的年輕人與九日搏戰,把其中一個變成了月亮,其余的七個變成了北斗
七星。哈薩克族也有七日並出的傳說。在兩河流域的巴比倫舊地,人們發現了一塊
距今4300多年的石刻,畫面上有許多人,看上去像軍隊,但它們都翹首仰望天空,
而天空中赫然有兩個太陽。
    這樣大規模的記載決不是胡編亂造,它們都在向我們證明,在一個我們不知道
的年代裡,天空中的確出現過幾個巨大的發光天體,它們看上去同太陽差不多,所
以原始人才把它們統稱為「十日」、「九日」、「七日」、「二日」等等。這些天
體是什麼呢?
    從一般的常識出發,我們可以肯定,這些天空中突然出現的巨大天體,它們決
不是能夠自己發光發熱的恆星——太陽,因為太陽的表面溫度是6000多度,一到夏
天,人們都會熱得受不了,比方說,以夏季30℃的氣溫來計算,如果增加10倍,它
就是300多度,木材燃燒時的溫度才僅有400多度。應該知道,我們人體對溫度的敏
感性是很強的,增加幾度或減少幾度對我們來說都是天大的事,當前的厄爾尼諾現
象不過使地球的溫度增加了幾度而已,但我們已經有了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因此,
古史記載的十日是不准確的,否則,地球早已不復存在了。
    常識又告訴我們,任何一顆巨大的行星都可以反射恆星的光和熱,比如月亮,
它可以反射7.3%的入射陽光,只要它距離地球足夠近的話,都可以成為一個與太
陽大小差不多的反光體。所以,我們可以斷定,上古時所謂的「十日並出」,准確
地說應該是十月或數月並出,也就是當時天空中一下子出現了好幾個月亮似的天體,
從地球上觀察,它們應該與太陽的大小差不多,如果它們與月球同大的話,當時應
該距離我們38萬多公里。有人解釋說,數日並出的奇異天像是由地球另外一顆衛星
造成的,它在圍繞地球的運行中,受到地球的引力影響,環行軌道越來越低,當它
接近地球大氣層時發生燃燒、分裂,這種現象持續了數日。但我們根本就無法證明
天空中曾經還有一顆地球的衛星。
    我們認為,數日(月)並出與上古神話中的「女媧補天」有關,也與我們假設
的月球宇宙飛船的修復工作有關。
    中國關於後羿射日神話出現的時間很晚,有的資料說,「十日並出」在帝俊一
堯帝時期,有的資料卻說在女媧時期。根據現在的研究證明,帝俊一堯帝神話系,
黃帝一女媧神話系是兩個不同的系統,一個是屬於殷民族的神話系,一個是屬於周
民族的神話系,為什麼會發生這種錯亂呢?原來,不同的民族原本都有自己的神話
信仰,當一個民族戰勝了另一個民族時,戰勝民族所信奉的神與神話,理所當然成
了社會上普遍信奉的神與神話。而戰敗民族的神話,除有一些被勝利者吸收以外,
其余絕大部分在歷史的演變中消失了。大家知道,中國最初的幾個奴隸制的朝代是
夏、商、周。我們目前所看到的絕大多數神話成書於西週末年的春秋戰國時期,而
周民族所信奉的神就是黃帝、伏羲、女媧系列,因為他們是戰勝者,所以神話保留
下來的也最多。但是,周族以前的殷商民族,他們雖然戰敗了,但由於時期尚近,
因此他們信奉的帝俊、堯帝信仰也在社會上有所流傳。我們推測,後羿射日的神話
很可能是殷民族的神話,後來卻被周民族繼承過來。
    當明白了中國神話以上特點以後,我們再回過頭來考證一下後羿射日的時期問
題。殷民族的帝俊時期,相當於周民族的女媧、伏羲時期,所以在有些記載中就把
後羿射日的神話與女媧的神話混合起來,變成了女媧射日,宋代《路史•發揮一》
引《伊子•盤古》就說「女媧補天射十日」,在《淮南子》中也有這樣的傾向,比
如將後羿的事跡與女媧的事跡相混合。這兩套神話系統的混合,恰恰說明它們的時
期差不多。還有一點,不論是按黃帝神話系列,還是按帝俊神話系列,後羿射日都
發生在「天地分離」引發的大洪水之後。
    那麼,十日(月)並出與女媧補天有什麼關係呢?
    以上我們曾說過,形成月海的物質來歷不明,它不可能來自月球本身,甚至不
可能來自地球或太陽系。再者,月海的總面積大得可怕,加起來有1125萬平方公里,
如果月海真是高智慧生物的一項工程,那麼這項工程也過分浩大了,光憑月球本身
的力量在短時期內是無法完成的。所以我們作一個更加大膽的推測:十日(月)的
出現是為了修復月球。被擊傷的月球向他們的同類生物發出了求救信號,散居在其
他星系的飛船聞訊趕來救助,他們帶來了修復月球所需的物質,這就是月海表面有
一些巖石和土壤比太陽系還要古老的原因,它們並不來自太陽系。這些趕來的救助
飛船與月球飛船合力將月球損壞的部分修好,然後各自又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大家可以想像一下: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幾個與月亮大小差不多的星球,由於它
們距離我們與月球距離我們幾乎一致,因此看上去果然與太陽一樣。當月球系統的
生物用極高的溫度熔化構成月海物質的時候(大約需要4000度的高溫),由於工程
浩大,大量熱量向四周輻射,地球當然也能感覺到這種熱量,而當時人們區分太陽
和月亮主要憑熱量感覺,這就更加造成天空中出現的物體是太陽的錯覺,所以才有
「十日並出,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的記載。
    以上的推論還有一個證據,那就是在射日的時候,天空中有一種很熱很熱的東
西(大約是石頭一類的東西)落下來,中國的各種史籍記載很多:
    《山海經》(今本無,《莊子•秋水箱》成玄瑛注引)曾記載說:「羿射日,
落為沃焦。」
    《文選》注引云:「尾閭,水之從海水中出之也,一名沃焦,在東大海之中。
尾者,百川之下,故稱尾;閭者,聚也,水族聚之處,故稱閭也。在扶桑之東,有
一石,方圓四萬里,厚四萬里,海水注之,莫不焦盡,故名沃焦焉。」
    屈原《楚辭•天問》王逸注曰:「界仰射十日,中其九,日中九鳥皆死,墮其
羽翼。」
    《玄中記》云:「天下之強者,東海之沃焦也,水灌之而不已。沃焦者,山名
也,在東海南,方三萬里,海水灌之而即消,故水東南流而不盈也。」
    所有這些記載都說明兩個問題,一是射日時天上曾落下過東西;二是這些東西
像石頭而發燙,溫度很高。許多人都將這些記載理解為隕石的撞擊,這是沒有根據
的,因為這種推測與許多歷史記載不相吻合,掛一漏萬。我們認為,十艘或數艘宇
宙飛船在修復月球的過程中,在熔化構成月海的物質時,很可能由於不慎將一些物
質落入地球,造成古人記載中的「沃焦」事件。
    至此,我們將「後羿射日」、「女媧補天」、「東海沃焦」等幾則神話,按照
它們內在的邏輯規律,並將它們放到我們的大假說之下,既作為證據,又作為假設
的線索。事後我們發現,這些神話惟有這樣解釋,才能使它們顯出活力,才能揭示
到神話的本質上去。如果我們將每一個神話都孤零零地去對待,那麼這些神話就是
死的,就沒有了系統。所以,那些只會感歎中國神話不如古希臘神話有系統的專家、
學者們,為什麼不去換一下腦筋想一想:難道神話的系統只有古希臘一種模式嗎?
中國「天」神話的邏輯性這樣強大,它為什麼就不可以作為一種模式呢?
    十日(月)就是月球智慧生物系統的宇宙飛船的假說,並非故弄玄虛,事實上,
月球智慧生物之間的往來一直持續到唐代。從漢代以後,由於人們天文知識的進步,
許多天象的記載更為精確,人們再也不會將月亮誤認為太陽,所以我們在漢代的史
書中發現有數月同出的天象。這種精確的記載一直持續到隋唐時期,比如,《隋書
•天文志》記載:「太清二年五月,兩月現。」時間是公元548年6月;《新唐書•
天文志》記載說:「貞觀年,突厥有三月並現。」時間是大約公元618年前後。而這
些記載如果放到遠古時期,肯定會被認為是數日同出。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