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山不轉水轉


  白馬寨飯店開始營業,爆竹猛放,鑼鼓猛敲,頭三天免費大酬賓。
  白馬寨鎮子大,井字街,飯店設在虛場最繁華的帝王街上。為什麼起這麼個街名,這裡還有點說頭。當年泰伯辟荒來到吳越地區,那時放眼四顧,滿目荒涼,泰伯斷髮紋身,以示開發吳越荊蠻的決心。他以太湖邊的梅裡(故吳)為中心,先開拓太湖周圍。吳地開拓到一定規模,已經能立住腳了,他便到越地勘察。當他走到白馬寨時,天色突變,大雨傾盆,風雨交加,他又饑又渴,無處棲身。他正投宿無門,一籌莫展之際,「吱扭」一聲,背後兩扇門打開,一位八旬老姬,引他進屋安歇,好酒好飯招待他。等他第二天醒來,原來自己睡在草堆上,房子、老嫗都不見了。泰伯正在犯嘀咕:「這是怎麼回事?」忽然,在天空中發出聲音:「泰伯,不必疑惑了,該干什麼干什麼去吧!」
  泰伯抬頭,仰望天空,萬裡晴空,沒有一人。他尋思方剛聽到的聲音,似是菩薩娘娘的金聲玉音。泰伯明白了,忙趴在地上磕頭謝恩。從此,泰伯住過的這條街日漸繁華起來,人們都記得泰伯睡草堆的故事,說是泰怕給帶來的好風水,不約而同,命名此街帝王街。
  帝王街是白馬寨井字四條街中最寬敞的一條街。在這條街上有糧食、蔬菜、魚肉、日用雜品,絲綢、工藝、醫藥,等等墟場,每至墟月,三裡五鄉,甚至10裡、20裡之外的村莊,都到這要街上趕墟。人充街塞巷,車馬喧鬧,熱鬧非凡,從早到晚,絡繹不絕。
  飯店老闆是楊來鐵,也就是來金、來銀、來銅的弟弟、來錫、來鋅的哥哥。他是第一次出馬,離開家,到外邊做事。他在妹妹來錫和姐夫陳龍的鼎力相助之下,經過十天左右的籌備就開始營業了。
  來鐵平日話不多,卻是有心的青年。兩個哥哥先去闖蕩,他很羨慕,但自己年紀尚幼,不能去。每當兩哥哥回到家,他總是纏住哥哥不放,打聽哥哥在外邊打天下的故事。哥哥講時,他聽得聚精會神,邊聽邊思考,哥哥講過經驗和教訓,他都默默記在心裡。哥哥的經驗變成自己的經驗,哥哥的教訓也變成自己的財富。這樣,他逐漸成長了,成熟了。
  關於飯店經營什麼項目,有人提出經營高級炒菜、酒席,以適應辦紅白喜事的需要;還有的主張經營小吃,搞小本經營,他提出自己的看法。白馬寨村子不小,但一年到頭,紅白喜事沒有幾家,就是辦紅白喜事,能大擺宴席、大筵賓客的更是稀少,所以以此為主要經營目標未必合適。經營小吃,一般做為早點,小打小鬧,賺不了多少錢。我主張以滿足墟場的人為主要目標,墟場人多,用飯人也多。但是他們多是三裡五鄉來的農夫,不是穿靴戴帽的闊老,所以我們飯店的經營項目,就應考慮這部分人的需求和經濟水平,以經濟實惠、物美價廉為妥,搞些薄利多銷的飯菜。根據這種考慮,以經營下水、包括豬、牛、羊、雞、鴨下水。我們有屠宰,下水貨源充足,主要需要勞動力,不怕髒、不怕苦的勞動力,家人不夠,就僱用人。主食米飯、面食兼具。大家覺得他的主張很有頭腦,很有見地。租到房子,加以粉刷,壘起鍋灶,購置些桌椅,很快就開張了。
  來鐵在開張之前,對帝王街上的其他飯店做了一番了解,其用意在於取經。他明白了經營飯店的兩大要素:掌勺與跑堂,掌勺的技術決定炒菜的質量,跑堂的服務太度直接影響顧客多少。
  他選擇掌勺大師傅很慎重,遍訪白馬寨和附近村莊的十幾個師傅,最後選中了一個有十年烹調實踐經驗的四十多歲的師傅,經驗豐富,身體又好。他比其他師傅要高出三分之一,但來鐵還是決定僱用他。只要菜炒得好,多來顧客,多開幾個工錢算不了什麼。
  果然不出來鐵所料,三天大酬賓,就是示出這位大師傅招攬顧客的本領:做菜前先看來客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體壯的,還是體弱的,是有身份的,還是普通老百姓。他為什麼了解這些?這叫人看不下菜碟。男的多補陽,女的多補陰,老人喜歡菜做得軟些,年輕的喜歡菜炒得嫩,有嚼頭;體壯的,消化力好,多在色香味上下工夫,體弱的腸胃欠佳,多在助消化,通便方面加點佐料;有身份的富貴人,不怕花錢,又吃不多,做些貴重菜,量不必大,味要特別講究;普通老百姓,一文錢掰成兩半花,飯菜要實惠,用料不多,量要大,能讓他棄饑、吃個肚兒圓就行。這叫投其所好,各得其新。吃了一次,你還想吃第二次。
  這跑堂的,別看都是遛腿的事,瑣碎的活,這可是飯店的門面,賓至如歸,飯店如家。一進飯店,幾句話就讓你心裡熱乎乎的,本來只想進來看看,並不想坐下來吃飯,幾句暖心的話,讓你想走也走不了。好言一句三冬暖,好漢不打笑臉人。好言好語,讓人心裡舒服,笑臉相迎,客客氣氣,讓你高高興興。顧客吃飯時,讓人多提批評意見,改進服務質量,顧客走時,說聲再見,歡迎再來。從進飯店到出飯店,要他高高興興進來,留戀忘返,余味無窮出去。只要他到飯店吃飯,首先就會想到你這兒。這就是生意經。態度好,不等於低三下四,卑躬屈膝。來鐵從帝王街上久經挑選,看中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文化不高,也認得一些字,文靜、秀雅,落落大方。來鐵親自帶了幾天,一切過程全掌握後,來鐵才抽出身來。
  一個月下來,一結賬,除去房租,工錢和成本費,淨賺兩千多兩銀子。這叫開張大吉。按財務規定,上交一千兩,用於開發其他項目,一千兩用作成本飯店擴大再生產。
  副總財務通知白馬寨,上交的一千兩銀子讓來錫和來鋅在帝王大街的中心開設商店,綜合經營各種商品,貨源由白馬、若耶、仙巖供給。半月開張,各種貨物,10天之內運到。
  陳龍去各處調貨,來鋅物色店址,來錫做市場調查。
  來錫在帝王街上各商店轉,看看貨色,問問價錢,更重要的是看看顧客的多少,顧客中買什麼東西為多。
  來錫在魚市,看到南方產魚雖多,但墟場魚市上仍供不應求,草魚銷售量大,一種新魚種——比草魚肚子小,比鰱魚鱗片大、鰭有黃色也有紅色——是搶手貨,其次是甲魚,銷售量超過草魚。來錫回家一說,陳虎樂了,他對來錫說:「這新魚種,正是子皮大哥和市姐在五裡湖培養出來的新魚種,在五裡湖甲魚也有繁殖。馬上派人去,把經取回來,就地飼養、繁殖。西柳坪有清水湖,若耶有若耶溪,編網圈水飼養,不影響水流,魚又跑不出去。甲魚恐怕要專用飽,水要清,陽光要棄足,要有沙岸。」
  「誰去合適?」
  「別找人了,我去最合適。找錢大哥,一問就清楚。」
  「弟妹快臨盆了,你走合適嗎?」
  「家裡這麼多人,還缺我一個。我又不能替她生,我在家,用處也不大。」
  「陳虎說走就走,騎上馬就出發了。
  處女看他們忙不過來,自己也想幫一把,肚子太大了,扭扭晃晃,走不幾步,就氣喘不盈。
  來錫勸她:「你還是先照顧小寶貝吧,生下來再干也不晚。」
  來錫在市場又發現,羊、牛下水比較受歡迎,尤其是牛、羊百葉銷售最為突出。自己有屠宰場,這些搶手貨先供應自己商店,有利余再向其他商店供貨。陳大嘴老公公答應了,還說了一句在行話:「肥水不流他人田。」
  來錫在竹器市場了解到,竹器供銷兩旺。南方多竹,遍山遍地,比比皆是,南方又多雨潮濕,木器易漚、鐵器易蛂A瓦器易碎,竹器最受歡迎。竹床、竹椅、竹桌、竹籃、竹簍、竹席,等等,暢銷不衰。無疑,這類東西,要從仙巖村徐家運來。
  先以肉、魚、竹器為基礎開設商店。
  來鋅物色店址,他選中的是白馬飯店的對面。現有日雜商店,因經營不善,要倒閉,正好趁機買過來,售價為三千兩銀子,可以晚兩個月付清。這樣,飯店、商店一起干,兩個月足能付清房價。
  商店暫時由來鋅先占櫃台,以後雇到合適人員,再把他替換下來。
  陳龍從仙巖調來各樣竹器,從西柳坪調來各種魚、蝦、蟹、甲魚,從若耶調來刀劍、銅錫各種器皿。這些,在櫃台、貨架、池子裡擺起來,琳琅滿目,招來了不少顧客。
  唯有刀劍櫃台,少人問津,家用菜刀,破寶竹篾、砍柴刀、割稻鐮刀還有一定銷路,獨獨寶劍冷落得很。看來,寶劍只有運往定陶了。
  五天後,陳虎從五裡湖取經回來,到西柳坪開始網箱培殖鯉魚,開挖水池繁殖甲魚。
  白馬寨的新局面算是打開了。

  仰止的屠宰場等著陳龍去開闢。馮大光從若耶回到仰止之後,抓了商店和飯館的擴大經營,從仙巖運來竹器和刀劍在商店出售。仰止與白馬店相反,竹器銷量不大,刀劍銷量卻不小。這地方是山區,是藏龍臥虎之地,也是匪盜匿身之處。幹活需要竹器,行竊卻離不開刀劍。
  仰止的貨物工需要同白馬的貨物作一次交換,白馬的刀劍運入仰止,仰止的竹器運往白馬。這就是據點多的優越之處。天不轉,地轉,山不轉,水轉。點多,靈活性強,回旋余地也廣闊。經營就要有靈活性、樹移死,商動活。
  陳龍安排好白馬寨,就來到了仰止。
  屠宰場開在後院的東北角上,水管接通,大鍋支上,木架搭好。讓蘇老黑參加,並從本村雇了五、六個人,屠宰行業的鑼鼓就敲響了。
  豬、牛、羊、馬,該殺的都陸續送來。陳龍主刀,別人打下手,跟著學,宰三頭豬之後,別人就上場操作,陳龍在旁指揮。第二天開始獨立操刀,頭幾天沒陳龍那麼熟練。10天、8天以後,就成了熟練工。
  宰牛、羊、馬比殺豬稍複雜,剝皮就是一項技術活:皮剝的太薄,容易出破洞,影響畜皮的售價;皮剝得太厚。帶肉太多,影響出肉量。刀要快,下刀要有分寸。剔骨又是一項技術活,庖丁解牛受過稱讚,他是從多年實踐中積累起來的經驗。沒有較長時間的實踐經驗,技術是很難提高的。陳龍從徒工中選拔了兩位頭腦靈活,手腳利索的,多下點力量教授一些方法和技巧。使他們盡快能獨立操作。
  屠宰一開張,飯館有了貨源,立即擴大經營:牛下水、羊下水、豬下水都進了飯館,這些南來北往的人,都知道下水比肉營養價值高,羊湯、牛湯、羊頭肉、牛頭肉、牛蹄筋,這些下酒、吃飯的好菜,特別受歡迎,仰止飯館立刻加倍活躍起來,人手不夠,母牛,金青都來幫忙。馮大光樂得從早笑到晚:「還是子皮大哥有高招,這一搞,飯店增加幾倍收入。」
  母牛悄悄對馮大光說:「那些牛鞭、羊鞭、豬鞭、驢馬鞭,可別隨便扔掉。」
  「你想用?」
  「你的狗鞭我就夠了。哎,我說這些東西,既可以泡三鞭五鞭酒,給那些花花男人壯壯勁,也可以炒成藥,讓他們多嚼幾口,免得老婆有怨言。天順要多吃點這個。陳娟也不會離開他了。」
  「陳娟家開著屠宰場能不知道這個?」
  「陳娟沒準就是嚼這玩藝太多了。」
  三鞭酒進了商店,攪亂了客棧。
  三鞭菜進了飯館,名聲在外。
  仰止客棧空瓣熱鬧,仰止飯館震響十裡八里之遠。
  老母牛想搞售色服務,被馮大光罵了個狗血淋頭,才免開尊口。
  老母牛看著陳龍小伙子,年輕、英俊,身體又棒,幾次想勾搭陳龍,陳龍毫不動心,母牛只有望梅止渴,晚上讓馮大光給她消火。
  蔡大毛暫時還得不到陳娟,金青不願意讓他沾手,大毛又到母牛那兒去偷情。母牛想得的得不到,不想的卻時時來騷擾。

  ------------------
  亦凡圖書館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