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煉石成鋼

原載1956年8月《中國青年報》。

  在我的面前,擺著一塊灰藍色的東西,陽光照著它,閃閃發光。看起來,這像一塊作為樣品的鋼材。
  如果真的是鋼材,倒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了。
  這是將天然的石頭熔化後,澆鑄在模型裡,讓它重新冷凝的產物。
  石頭也可以熔化、澆鑄?
  但是,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兒了。翻開了文獻的一頁,這裡記述著,在20世紀初年,法國人已經在熔鑄石頭了。
  今天,人工熔鑄石頭,已經從實驗室走進了工廠。即使像我國工業還不算發達,也在急起直追,目前已經有一個工廠能夠生產了。
  自然,我們並不是隨隨便便就去建工廠。人工鑄造的石頭,有許多天然石材和鋼材所沒有的好處。它比天然的石頭結實得多,甚至比最好的鋼材更能抵抗高度的壓力,在1平方厘米的面積上,最多經受得起1萬千克的重壓!
  人工鑄造的石頭不像鋼鐵一樣會生蛂A也不怕酸鹼的腐蝕;它也不像天然的石頭那樣經不起日曬雨淋,容易風化。
  自然,人工鑄造的石頭要比天然石頭貴,然而卻比鋼鐵賤,能夠用它來代替鋼材的地方,我們使用它是合算的,同時在工業上、科學上需要利用它那些特殊性能時,更少不了它。
  在電氣工業上常用它來做絕緣器材,這比陶瓷的堅固得多;在化學工業中需要它代替金屬器皿,為的是它不怕腐蝕;安裝重型機械時,它更是最好的台座;某些實驗室需要建築隔絕X射線的裝置時,也用得著它,只要在鑄造的時候攙些重晶石就行了。我們還將它鑄成燈罩、管子……許多東西。
  要熔化石頭,在目前並不是太困難的事,在電爐裡我們能得到2000℃以上的高溫,許多石頭等不到這個溫度便已熔化了,但是並不是任何石頭熔鑄以後都有上面那些優點,能造那些東西。也許它變得比天然石頭還要脆,一敲就碎了。
  科學家把一塊塊作為樣品的石頭拿來分析、試驗。
  實驗證明,玄武岩和輝綠巖這兩種石頭最適合作為人工鑄造石頭的原料,同時在地球上也比較容易得到,自然還有些別的石頭也能作為原料。
  玄武岩和輝綠巖都是火山活動的產物,火山噴發時流出了大量熔融的石頭,叫做熔岩,熔岩冷卻後成為各種石頭,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玄武岩。由於玄武岩熔化時黏度不大,容易流動,所以分佈常常很廣。輝綠巖的成分和玄武岩大體相同,只是沒有玄武岩分佈那樣廣,很多時候是一大條一大條地穿插在別的石頭中。
  這兩種石頭在我國許多地方都有,分佈很廣,不難找到,像北京附近西山的輝綠巖就可能宜於熔鑄。
  有原料,有鑄造的方法,似乎再沒有什麼問題可談了,然而不,我們發現了一個不合理的現象。
  一方面我們耗費許多燃料去熔融石頭,另一方面火山噴出了大量的高熱的熔岩,讓它自己冷卻。我們為什麼不把熔岩直接用來鑄造石材呢?熔岩在冷卻時放出的熱,還可以用來發電或是作其他用途。
  不過熔岩並不是好惹的東西,它帶有攝氏1000多度的高溫,當它流來的時候,人們躲避還來不及,怎敢去利用?同時火山噴發是無常的,你怎能控制它?
  在人還沒有掌握強大的征服自然的武器時,他在火山面前是渺小的,他幾乎很難產生控制火山的念頭。然而,人一天天變得更強有力了,火山在他的面前開始縮小。
  人們知道,火山噴發是無常的,然而也是有原因的,常常是由於冷凝的或是黏稠的熔岩堵塞了火山的通道,使許多高熱的氣體、水汽、熔融的石頭郁積在地下,這就像一個閉塞了出口的鍋爐,當內部的東西愈積愈多,忍無可忍的時候,猛烈的爆炸產生了。
  要是我們打一條隧道直接通到火山內部,讓熔岩暢快地流出來,情況會怎樣呢?我們不僅能利用這些熔岩,還可以使火山變得溫和,因為沒有引起爆炸的因素了,我們已為這個地下鍋爐裝了個安全裝置。
  這時我們還可以設法捕捉那些從地下逃出來的有用的氣體。圍繞著火山,我們不僅建立了鑄造石材的工廠,還建造了發電站、化學工廠……
  自然,這些在目前還僅僅只是幻想。
  通向火山內部的道路是不平坦的,我們需要更精確地知道火山活動的規律,才能利用它停止噴發的間隙施工;我們將在極高的溫度下,在充滿著劇毒的腐蝕性極強的地方穿鑿隧道,一般工具和工作方法不行了,我們需要能抵抗高溫、不怕腐蝕的機器,用它來代替人工挖掘石頭。
  我抬起頭來,向那牆上掛著的世界火山分佈圖望去,那些紅點代表著的幾百座活火山,彷彿在告訴我,人們啊!什麼時候能讓我像風、水……一樣為你服務呢?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