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蓮英/(斯仁)
三、奴才欺君

    俗話說「虎落平川遭狗欺」!這不,當奴才的李蓮英也竟敢站在一國之君光緒帝的肩膀
頭上「撒尿」玩兒……
    李蓮英在宮中權勢日盛,上至皇帝以下的朝廷百官,下至宮裡當差的宮女太監,無一不
對李蓮英既恨又怕。見了李蓮英沒有不唯唯諾諾的。因為只要誰得罪了他,只要他在慈禧太
後面前說上幾句壞話,那這個人就非得倒霉不可。這使李蓮英感到很滿意。但李蓮英感到唯
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光緒皇帝雖然在慈禧太后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但對自己還總有些不
太馴服,因為他畢竟還是一個名義上的皇帝。
    這不,光緒皇帝這次在宮中碰到李蓮英,連聲招呼也沒打就過去了。
    「皇帝這個老兒,別看他趾高氣揚的,有機會了我非得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才行。」李蓮英回來後氣憤地暗暗罵道。
    「制服了皇帝這個老兒,那別的人就更不在話下了。」
    對李蓮英來說,機會總是有的,只要他一心想著要去算計哪個人。
    轉眼又到了慈禧太后的萬壽節。宮中唱戲是最少不了的了,因為慈禧太后最愛聽京戲。
不但愛聽,而且精通戲典,經她親手改寫過的就有一百多出京戲唱本。同治元年慈禧太后為
李蓮英更名不久。還曾派他到「內學」學戲。李蓮英演小生、唱小生也還有些功底,後來在
宮中也曾多次為慈禧太后演出。李蓮英不但嗓音洪亮寬廣,而且做戲功夫也很深,使慈禧太
後大為高興,曾和李蓮英開玩笑地說:「你唱做都好,就是嘴張得太大了些,如果演個武
士,把嘴再畫得歪斜一些,就更好看了,一張嘴像個大火盆,大有吃人的惡相。」李蓮英受
到慈禧太后的寵愛以後,宮中唱戲更是每次都少不了李蓮英。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小李子,今年萬壽節唱戲,可是你的主角。你要好好地給我練一練嗓子,不然的話,
可小心你的屁股。」一天晚膳後,慈禧太后對李蓮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那我還是請老佛爺現在就打板子吧,」李蓮英將計就計,「說不定唱戲時總不合老佛
爺的口味,肯定是要挨板子的。與其讓那麼多人看著我挨打,還不如就咱們兩個人的時候打
呢,即使現在打錯也不要緊。只求老佛爺在我唱得不好的時候饒了奴才。那樣還可以顯示您
老佛爺對下人的寬洪大量來。」
    「你呀,伶牙俐齒的,我算服了你了。」慈禧太后被李蓮英的話給逗樂了,「你還以為
我真個要打你呀,我只是讓你好好地唱戲,到時候能讓我聽得高興就行了。」
    「那奴才唱得不好的時候,老佛爺就不打了?」
    「不打怎麼能行,這對你也是個激勵嗎。」
    「如果打,那奴才就不唱了,老佛爺打死奴才,奴才也不唱。」李蓮英撒嬌似的跪在地
上不起來。
    「好,好,不打你,我知道你唱得不錯,為了我,你也會盡心唱的。」
    「那是不是我唱戲的時候,老佛爺不會打我?」
    「不會打你的,你放心吧。」
    「老佛爺能保證不讓奴才挨打嗎?」李蓮英突然話鋒一轉,說道。
    「我保證。」慈禧太后怔了一下,並沒有聽出李蓮英話中之話,隨口答應道。
    「多謝老佛爺!」李蓮英高興地說道,給慈禧太后磕了一個響頭。
    「那你今年準備唱哪一出戲?」慈禧太后繼續問李蓮英道。
    「唱《黃金台》怎麼樣,老佛爺不是最愛聽這一出嗎?我今年保證唱的比往年都好。」
    「好,就聽你的,那你準備扮演誰呢?」
    「我就扮演田單吧。老佛爺說過奴才演武丑很好,那我今年就不演小生了,演個武丑給
老佛爺看看,准保讓老佛爺您大開眼界。」
    「好吧,但你先別吹牛,到時候如果演得不好,我即使當時不打你,回來我也饒不了你
的。」
    「到那時我隨老佛爺的便了。」李蓮英的初步計劃就算實行了。
    李蓮英從慈禧太后那兒回到住處後,就把李三順找來了。
    「師傅有什麼話吩咐?」李三順問道。
    「你火速到街上給我買一百個燈籠回來。」李蓮英從懷裡掏出二十兩銀子遞到李三順手
裡,神秘莫測地說道。
    「師傅,您買那麼多燈籠干什麼用呢?」李三順不解地說道,「老佛爺萬壽節用的燈籠
全都買好了,那已經足夠用了,再買多了也是放在那裡沒什麼用。」
    「嘿嘿,你不知道,」李蓮英冷笑一聲道,「這不是為老佛爺萬壽節用的。至於用處
嘛,嘿嘿,到時候你自然而然就會知道的。現在,你的任務是只需把一百個燈籠給我買回來
就行了。」
    「遵命,師傅。」李三順滿腹狐疑,到底也搞不清要那麼多燈籠有什麼用。但他還是到
街上把一百個燈籠都買齊了帶回來交給了李蓮英。
    「師傅,聽您的吩咐,一百個燈籠全都買齊了。」李三順回來向李蓮英覆命道。
    「好,三順,辦得好!」李蓮英說道,「你再把這個葫蘆給我吊在那兒一人高的地
方。」不知道李蓮英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又搞來了一個葫蘆。
    「葫蘆?要它干什麼?」李三順更奇怪了,他懷疑是不是師傅今天哪兒出了點毛病,總
感覺有些不正常的地方。
    「三順,你去把門關上,」李三順關上門回來後,李蓮英又對他說道,「今天的事你不
要讓任何人知道,不出幾天我會有好戲讓你看。」
    「來,三順,提著燈籠,站在這兒,」李蓮英讓李三順站在離葫蘆有丈把遠的一個地
方,說到,「我要開始了!」
    只見李蓮英飛起一腳向燈籠踢去,「崩」的一聲,燈籠從李三順手裡飛出去,越過離葫
蘆有幾尺的地方,「啪」的一聲又落在了地上。
    「唉,太差勁了。」李蓮英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和李三順說話似的。
    李三順更奇怪了:「師傅今天這樣傻裡傻氣的要干什麼呢?」但他有了上兩次的教訓,
這次並沒有說出來,只是冷眼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來,三順,第二隻燈籠。」李蓮英又衝著愣在那裡的李三順喊道。
    李三順又拿起了第二隻燈籠。李蓮英又飛起一腳向燈籠踢去。這一腳似乎有了進步,燈
籠從似乎比剛才距離葫蘆更近一點的地方飛了過去。
    「有進步!」李三順說道,看師傅的目標好像是那只吊著的葫蘆。
    「第三只!」李蓮英又喊道。
    緊接著又是第四只、第五只……
    等到燈籠剩下只有二十多只的時候,葫蘆底下已經堆滿了一層各種奇形怪狀的燈籠。而
這時李蓮英踢燈籠的技術已經得心應手了。只見他前一腳,後一腳,左一腳,右一腳,隨著
他的每一腳,就有一只燈籠箭一樣地向葫蘆飛去,不偏不倚地正好打在葫蘆上,打得葫蘆前
後左右地來回搖動起來。
    一百只燈籠被踢完了,主僕倆都累得大汗淋漓的,坐在椅子上「呼哧,呼哧」地直喘粗
氣。
    「啊!我我……成功了!」李蓮英累得話都說不連貫了,但臉上卻顯露出一種勝利者的
姿態。
    「師傅,祝……祝賀您老人家獲得成功!」李三順也斷斷續續地說道,雖然他並不知道
李蓮英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就這樣,李蓮英的第二步計劃又準備就緒了。接下來就又為第三步作準備了。
    今天是十月九日,是慈禧太后的萬壽節的前一天,明天要由李蓮英主演京戲《黃金
台》,又加上自己的萬壽節日,所以今天慈禧太后顯得特別高興。
    「小李子,明天就該你上場了,你今天準備得怎麼樣了?」
    慈禧太后問李蓮英道。
    「回老佛爺的話,奴才全都準備好了,只等明天老佛爺看好戲了。」李蓮英一語雙關地
說。
    「好!好!到時候你唱好了,我帶頭給你鼓掌。」
    「謝老佛爺。不過,都有誰陪老佛爺去看戲呢?」
    「有大格格,醇王福晉等幾個女眷。另外,慶親王奕劻,醇親王奕齱A禮親王世鐸和朝
中一些大臣也要來觀看。其中有些是我請來為你捧場的。」
    李蓮英聽了心中暗喜,心想,「人來的越多越好,也順便讓你們都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讓你們對我刮目相看。」
    「皇帝呢?」李蓮英問道。
    「皇帝不愛看戲,就讓他自個一個人玩去吧,或者讀些書也行。」
    「這怎麼能行呢?這是老佛爺您的大喜之日,他怎麼能夠不來陪陪您老佛爺呢?即使老
佛爺您不說,皇帝也應該主動提出來要陪一陪您嗎?唉,皇帝他也真是的。」
    李蓮英這幾話算是說到慈禧心坎兒上了。
    「就是嗎?這是自己的大喜之日,沒有皇帝的陪伴,自己是不是覺得少了點什麼東西?
再說由皇帝陪著,也可以增加點自己的威風。」慈禧心中也不舒服。
    「是呀,皇帝哪能夠不去陪我看戲呢?」慈禧太后說道。
    「皇帝不但要去,而且要自始至終地陪著您老佛爺,這才算懂得禮法。」李蓮英添油加
醋地說道。
    「馬上派人通知皇帝,明天要隨我一起去看戲。」
    「是,老佛爺!」李蓮英正巴不得慈禧太后這一句話呢,馬上派一個親信太監去乾清宮
通知皇帝。
    光緒皇帝正在和老師翁同和暗自慶幸老佛爺在萬壽節沒讓他陪著看戲呢。光緒皇帝在和
慈禧太后在一塊的時候,總是感到渾身不自在,身上像有蛆蟲在爬似的,要多難受就有多難
受。聽說太監又讓他陪著看戲,頓時像五雷轟頂似的愣在那兒,好一會才回過神來,光緒皇
帝求援似地看著翁同和,好像在說:「老師,我該怎麼辦呢?」
    翁同和看了看送信的太監,知道他是李蓮英和慈禧太后的親信和爪牙,然後又看了看光
緒皇帝,他也知道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的感情是何等的淡薄,這從剛才光緒皇帝痛苦的表情
上就可看得出來。他看著自己的學生,感到一陣陣撕心裂肺似的疼痛。但他知道,慈禧太后
的旨意是違抗不得的,他更擔心,當著慈禧太后和李蓮英的親信和爪牙,光緒皇帝會說出於
己不利的牢騷話來,那樣會更處於被動的地位。
    「你先請回吧,皇帝明天一定會準時陪老佛爺去看戲的。」
    翁同和對送信的太監說道,說完了,又違心地補充道,「謝謝老佛爺對皇帝的關心和照
顧。」
    送信的太監走了好大一會,翁同和才敢小聲對光緒皇帝說:「一定又是李蓮英那小子的
鬼點子,這個壞蛋一天不除,皇帝就不會有好日子過。」
    「親爸爸明明知道我不愛看戲的嗎,還偏偏讓我陪他去看戲,這不是故意作賤我嗎?偏
偏看的又是李蓮英那小子唱得戲,我看見他就恨不得要吃了他。」光緒皇帝也嘟噥道。
    「算了吧,皇帝,能忍且忍嗎,有什麼帳等到老佛爺歸政以後再一總算吧。」
    至此,李蓮英的第三步計劃也算完成了。
    今天是萬壽節,慈禧太后早早就起了床。用過早膳以後,便由大格格、醇王福晉等幾個
女眷擁簇著來到了戲園,而光緒皇帝則早已在那裡迎候了。
    「孩兒給親爸爸請安!」光緒皇帝疾步走到慈禧太后面前。
    磕了一個頭道。
    「起來吧!」慈禧太后冷冷地說道,「皇帝也好吧?」
    「托親爸爸的福,孩兒也好。」光緒皇帝說完便侍立一旁。
    一會兒,慶王、醇王、禮王和一些大臣也都相繼來到了戲園。
    「可以開始了吧?」慈禧看請來看戲的也都來了,便對戲班首領說道。
    「是,老佛爺。」戲班首領又對著戲台上喊道,「開戲!」
    於是戲台上鑼鼓三道,接著戲便開演了。戲台下是慈禧太后坐在前排正中,旁邊坐著幾
個女眷,女眷旁邊坐著孤獨的光緒皇帝。緊接著慈禧太后後面是幾個親王和大臣。
    第一個出場的是一個小旦,雖然唱得不錯,但慈禧太后總覺沒勁,便和幾個女眷聊起了
天。只有光緒皇帝聽得入了神,只到那小旦退入了台外,光緒皇帝還在一直看著。因為慈禧
太后不喜歡,當然也沒有一個人鼓掌叫好。
    第二個上場的就是李蓮英。慈禧太后一看李蓮英出場了,便帶頭鼓起掌來。底下的人見
老佛爺鼓掌,也都跟著一齊鼓掌,頓時掌聲雷動。李蓮英沖台下的慈禧太后笑了笑,慈禧太
後也沖台上的李蓮英笑了笑。
    李蓮英開始唱了,雖然唱得不錯,但比起上一個小旦來還是稍遜一籌。但因為慈禧太后
的緣故,還是贏得了較高的掌聲和喝彩。
    再往下李蓮英出場的就比較多了,每次出場都是掌聲雷動,經久不息,別的演員出來時
不是鴉雀無聲,就是只有稀稀落落的幾聲掌聲。
    接著便該出現一個情節:田單巡夜碰見太子時,要飛腳踢掉太子手中的燈籠。李蓮英在
台上看到光緒皇帝左瞅瞅,右看看,一會兒看看天空,一會兒又看看自己的腳趾尖。演到這
裡,李蓮英瞅光緒皇帝不注意,突然故意用力一腳,「崩」
    的一聲踢在燈籠上,燈籠應聲從「太子」手裡飛出去,「啪」
    的一聲,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光緒皇帝臉上。光緒皇帝「啊」的一聲趕緊摀住了臉,還以
為是慈禧太后給了他一把掌呢。等他定過神來,松開手一看,才明白了前眼所發生的一切,
頓時變得勃然大怒。他雖無能無權,但也是名義上的皇帝,至高無上的天子,而李蓮英名份
上不過是一個供主子驅使的閹人奴才,竟敢如此當眾欺負到自己頭上,這還了得。
    「把李蓮英給我揪下來,重打四十大棍。」光緒皇帝命令小太監道。
    小太監不敢不從命,顫顫驚驚地把李蓮英從戲台上叫了下來。
    這時,歡台下早已議論紛紛了,但聲音都極小,小得幾乎聽不清楚。
    「李蓮英這小子也太猖狂了,竟敢欺負到皇帝頭上來了。」
    「他整天只對老佛爺獻媚討好,你看他把誰放在眼裡過。」
    「這下栽到皇帝手裡,可得好好地教訓他一頓不可。」
    「這也說不定,你沒看老佛爺沒說話,只要老佛爺說聲不准打,誰也動不了他一根毫
毛。」
    「太張狂了!太張狂了!」光緒皇帝氣得發抖地說,「給我按倒狠狠地打!」
    旁邊站著幾個小太監,誰也不敢先打第一棍。
    李蓮英趕快向光緒皇帝磕頭求繞道:「求老爺子息怒。奴才實在不是故意的。」
    「你還說不是故意的,真是狡辯!」光緒皇帝一把從一個小太監手裡奪過一條大棍,舉
起就往李蓮英身上打去。
    「老佛爺,救命啊!」李蓮英一看表演得差不多了,才向一直在冷眼旁觀的慈禧太后求
救道。
    「慢!」慈禧太后喊道,光緒皇帝一聽到這句話,舉在半空中的那根大棍不動了。
    其實從剛一開始,慈禧太后就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她雖然覺得李蓮英做得有些過分,
但她也認為李蓮英不是存心故意的。她剛一開始之所以沒有說話,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沒有說
話的必要。她也知道,李蓮英遲早會向自己求救的,到那時自己再說話也不晚。
    「老佛爺,救命啊!您曾向奴才保證過今天不會讓奴才挨打,老佛爺,您要給奴才做主
呀!」李蓮英又喊道。
    直到現在,慈禧太后才覺得以前中了李蓮英的圈套了。但她不但不惱怒,心裡還覺得李
蓮英挺機靈的。她現在也懷疑起今天的事李蓮英是不是故意的。但事到如今,自己也只有救
他,不讓他挨打這一條路了。況且,李蓮英是自己的忠實奴才,打他還不跟打自己一樣嗎?
    「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慈禧太后故意問李蓮英道。
    「奴才可以向老佛爺保證,奴才不是故意的。奴才即使是故意的也不一定會打得那麼准
啊!」李蓮英趕緊分辯道,「奴才實在是不小心才發生了那樣的事啊!」
    「既然是不小心所致,就不必重責了。還不起來給皇帝磕頭謝恩?」慈禧太后等於說光
緒皇帝不能再責打李蓮英了。
    「多謝老佛爺!多謝老佛爺!」李蓮英爬起來不是先向光緒皇帝謝罪,倒是先謝慈禧太
後,然後才跪到光緒皇帝面前說道:「多謝老爺子不打之恩!」
    光緒皇帝現在就是有天大的憤怒和冤屈,也不敢再發作出來了,只得恨恨地咬了咬牙。
    台下的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宮女太監,無不為光緒皇帝感到不平,沒有不對李蓮英仗著
慈禧太后的勢力作威作福而憤怒的,但是在慈禧太后面前誰也不敢為光緒皇帝說句公道話,
包括光緒皇帝的父親醇親王奕齱C
    光緒皇帝回到住處,仍舊恨恨不已。自己當眾被李蓮英一個供人驅使的奴才戲耍和侮
辱,那豈不丟盡了一個皇帝的臉面?也不知親爸爸是怎麼想的,居然會幫一個奴才而不幫她
的兒子?光緒皇帝越想越氣,終於忍不住憤憤地說:「這個狗娘養的閹人,我有機會非再教
訓他一頓不可。」
    李蓮英回到住處,也是恨恨不已的。自己不就是踢了他一下嗎,有什麼呢?看把他氣的
那樣,是想非把我打死不可。
    好,看他光緒皇帝有種,我李蓮英要不把他制得服服貼貼就誓不為人。
    然而,冤家偏偏路窄。事隔不久,光緒皇帝由幾個小太監陪著游玩御花園,偏偏李蓮英
也由幾個小太監陪著來游御花園,兩個撞了個正著。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李蓮英瞇
著一雙鷹一樣的眼睛,輕蔑地看著光緒皇帝。好像在說:
    「皇帝老兒,上次不是踢了你一下嗎?由老佛爺護著,你沒打成我,沒得出了心中的惡
氣。這次沒有老佛爺護著,你還能把我吃了不成?哼,你要是敢動我一下,我讓你吃不了兜
著走!」
    光緒皇帝一看到李蓮英,更是怒從心頭起,惡從膽邊生。
    心想:上次受你的窩囊氣,我直到現在想起來還氣得發抖。現在看你那副不可一世的樣
子,倒好像我是你的奴才似的。今天我倒要教訓教訓你,看你能把我怎麼著?
    光緒皇帝來不及多想,也顧不得什麼了。只見他走上前去,抓住李蓮英的胸口,兩邊的
太監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來,只聽「啪、啪」兩聲,李蓮英臉上已挨了兩記響亮的耳光。
光緒皇帝仍不罷休,松開李蓮英的胸口,順勢向前一推,把李蓮英推了一個趔趄,光緒皇帝
趕上去,順勢又一腳踢在當胸,只聽李蓮英「啊」的一聲,四腳朝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兩邊的太監都看得驚呆了,但誰也沒有敢向前勸一勸或拉一拉。光緒皇帝的小太監們覺
得李蓮英總是平白無故地欺負自己的主子,早該教訓一下了,又加上自己平時也總是平白無
故地受李蓮英的一些悶氣,正好光緒皇帝這次打他,也算是為自己出了一口惡氣。李蓮英帶
的小太監呢,雖然他們大都是李蓮英的親信太監,但是有准敢上去勸呢?自己的腦袋是不是
想搬家了,因為那畢竟是當今皇上啊!
    李蓮英看不對頭,皇上今天是真的來氣了,自己如果就這樣讓他打下去,看他今天那個
氣憤的樣子不被他打死才怪呢?好漢不吃眼前虧。李蓮英想到這兒,不顧身上的疼痛,趕緊
從地上爬起來,跪到光緒皇帝的面前,抱住光緒皇帝的一只腿,求饒道:「求老爺子饒命!
求老爺子饒命!奴才以後再也不敢冒犯皇上了。」
    光緒皇帝氣猶未盡,猛地一抬李蓮英抱著的那只腿,把李蓮英又踢了一個臉朝天說道:
「你小子真是太可惡,太可惡了!你也不看看你欺負到了誰的頭上!」
    李蓮英現在是被打得沒有一點脾氣了。只見他又掙扎著爬起來跪在光緒皇帝面前,這次
沒有敢抱住光緒皇帝的腿,唯恐光緒皇帝再給他一腳。「奴才以後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李蓮英有氣無力地說道。
    光緒皇帝也覺得打得差不多了,也唯恐再打會打出什麼問題來,便停住了拳腳。「你
一……」光緒皇帝本想說,你一味仗著老佛爺的寵愛作威作福,等老佛爺歸政以後,我非殺
了你不可,但轉念一想,還是別把老佛爺扯進去的好,況且那樣說也會刺激了老佛爺,便說
道:「你以後再敢作威作福的,我非宰了你不可。」
    「不敢了,奴才以後再也不敢了。」李蓮英忙不迭地磕頭道。
    「滾你的吧!」光緒皇帝喊道。
    李蓮英聽到這句話,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帶著自己的小太監一溜煙地跑了。
    李蓮英走在路上越想越氣,越想越傷心。自己不但沒有把光緒皇帝制得服服貼貼,反倒
被光緒皇帝臭揍了一頓,被揍得鼻青臉腫的,並且還當著那麼多太監的面。如果不出這口
氣,長此下去,自己還怎麼能在宮中混下去?想著想著,眼淚不知不覺地就流了出來,繼而
又號啕大哭起來,一直哭到到儲秀宮,哭到慈禧太后的住處。
    李蓮英見了慈禧太后,往慈禧太后面前一跪,只是擠著眼,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號哭,並
不說話。
    慈禧太后一見李蓮英鼻青臉腫的,身上滿是泥土,帽子也歪在了一邊,跪在自己面前只
是痛哭流涕,一時也慌了手腳,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問道:「怎麼了?你這是到底怎麼
了?」
    「老佛爺啊,奴才不……不能活了,老佛爺您要為……為奴才做主啊!」李蓮英一見慈
禧太后問他,好容易止住哭聲,斷斷續續地說道。
    「到底是咋回事,你說嗎!是誰欺負你了,我找他算帳去!」
    慈禧太后著急地說。
    「是皇……皇帝,在御花園把奴才給打了,」李蓮英想起自己被打的情景,又忍不住哭
了起來,「老佛爺啊,您要保……
    保重自己啊!奴才去了,反正奴……奴才也活不成了,皇帝說以後非宰……宰了奴才不
可。」
    「混帳,皇帝也太放肆了!」慈禧太后也生氣了,「上次萬壽節的大喜日子,被皇帝擾
得一團糟,自己幾天心情都沒舒暢起來,這回又欺負到自己頭上來了,現在如果不管教管教
他,那歸了政以後還怎麼得了?」慈禧太后不問一下事情發生的原因,不去想想上次惹事的
是李蓮英,而是一味地責怪光緒皇帝。
    「算了吧,老佛爺,奴才挨了打,就自己忍一忍吧。如今皇帝大了,翅膀硬了,不是好
惹的。他也不想想自己是怎樣當上皇帝的。」李蓮英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說道。
    「來人哪,馬上把皇帝給我叫來!」慈禧太后最後惡狠狠地說道。
    光緒皇帝回到乾清宮以後,感到今天終於出了這口久已憋在心裡的惡氣,感到身上舒服
多了,臉上也出現了平日少見的笑容。
    翁同和看皇帝今天特別高興,不知皇帝今天碰到了什麼值得他這樣高興的事,便問道:
「皇帝,您今天怎麼顯得這麼高興?」
    「我今天終於出了一口惡氣,」光緒皇帝眉飛色舞地說道,「哈哈,我把李蓮英那壞小
子給臭揍了一頓。」
    「什麼?您把李蓮英給揍了?」翁同和一聽嚇壞了,「哎呀,這回您可闖了大禍了。你
想想,您揍了他,他哭哭啼啼向老佛爺一說,那還有您好過的嗎?」
    「不會吧。」光緒皇帝聽了不以為然地說道,「我把他打得向我討饒了,他還保證以後
再不敢對我怎麼樣了。」
    「您以為狗能改了吃屎的本性?」翁同和更害怕了,「他當時是挨打不過,不得不向您
求饒的。他回去以後肯定會慫恿老佛爺想辦法治您的。」
    「那我該怎麼辦呢,師傅?」光緒皇帝一聽也害怕了,剛才的高興勁一下子跑到爪哇國
去了。
    「那就只好委屈求全了,」翁同和不忍心地說道,「趕快到老佛爺那裡賠個不是,也許
還能大事化小。」
    果不出翁同和所料,這邊話剛剛說完,那邊傳諭太監就到了。光緒皇帝頓時嚇得驚恐萬
狀,只是呆呆地看著翁同和。
    翁同和喃喃地說:「皇帝,去吧,好好地向老佛爺賠個不是。」
    光緒皇帝戰戰兢兢地來到慈禧太后面前,一看慈禧太后那鐵青的臉色,未等慈禧太后開
口說話,便先兩腿一軟,跪在慈禧太后面前求饒道:「孩子叩見親爸爸,冒犯李大總管之
事,實為魯莽,乞求親爸爸寬恕,孩兒日後再也不敢這麼辦了。」光緒皇帝說完又望了望站
在一旁的李蓮英,只見李蓮英滿臉淚痕,還在抽抽嗒嗒的。
    「皇帝!」慈禧大吼一聲說,「你眼中還有我這個親爸爸沒有?」
    光緒皇帝聽到這一聲大吼嚇得猛地一震,只是忙不地迭地「咚、咚」地在地上磕頭,不
敢再多說一句話。
    「想當初你四歲時我把你帶進宮,把你扶上皇帝的寶座,含辛茹苦地把你拉扯大。如今
你長大了,翅膀硬了,知道怎麼樣來算計我了。」慈禧太后說著竟掉了下眼淚,「如今我這
麼大年紀了,只有小李子這一個知道疼我、體貼我的人,而你皇帝,卻把他打得死去活來,
還說要宰了他,你宰了他不如先殺了我!」
    「親爸爸,饒了孩兒這一次吧,孩兒以後再也不敢了。孩兒以後一定要盡心盡力孝敬親
爸爸。」光緒皇帝上前挽住慈禧太后的腿,用力地搖著。
    恰在這時,傳膳太監請慈禧太后去吃午後。慈禧太后便對站在一旁的李蓮英說道:「小
李子,陪我吃飯去。」
    李蓮英現在又假充好人了。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光緒皇帝,又看了看慈禧太后,說道:
「都怨奴才不好,惹老佛爺生氣。還是請老佛爺開恩,讓老爺子去用膳去吧。」
    「別管他,讓他先跪一會反思反思自己吧。」
    慈禧太后說完帶著李蓮英出去了。李蓮英出去時,還回過頭來衝著光緒皇帝擠眉弄眼的。
    一個時辰過去了,慈禧太后還沒回來。光緒皇帝跪在那兒,跪得腰酸腿痛的,也沒有敢
站起來一下,此時日已偏西,光緒皇帝也已經饑腸轆轆。他跪在那兒不住地唉聲歎氣,不知
是悔、是恨,還是怨。
    這時過來了一個小太監。他是在慈禧屋裡當差的,名叫秋和,十八九歲,又機靈,又活
潑。光緒皇帝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趕忙叫住了他,指著自己的肚子,問他是不
是有些吃的可以拿給自己。
    「老爺子您等一會。」秋和一看是皇上,答應了一聲便趕緊跑了出去。
    別看秋和年紀不大,卻有一股子正義感。他平時就看不慣李蓮英只會討老佛爺喜歡,肚
裡卻裝著一肚子壞水,今天想著收拾這個,明天又想著算計那個,弄得人人自危,朝不保夕
的。他也很同情光緒皇帝的處境,知道光緒皇帝打了李蓮英受了慈禧太后的懲罰。他一方面
為打李蓮英而拍手稱快,另一方面又為光緒皇帝受到懲罰感到難過。所以聽了光緒皇帝跟他
要吃的以後,便趕快出去找了一塊香酥餅回來,塞到光緒皇帝的手裡說道:「老爺子,您趕
快吃了吧,不然的話,讓老佛爺和李大總管知道了不是好惹的。」
    光緒皇帝感激地看著他,點點頭說道,「你趕快走吧。」說完便大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秋和看光緒皇帝開始吃餅了,便一轉身跑了出去。誰知剛跑出門,正好和李蓮英撞了個
滿懷。李蓮英大喝一聲:「干什麼呢,你想找死啊?」
    秋和趕快跪下磕了一個頭道:「師傅,對不起,沒干什麼。」
    說完爬起來一溜煙跑了。
    李蓮英看到秋和剛才神色慌張,料定裡面有鬼,便趕緊來到屋裡,一看光緒皇帝手裡拿
著還沒吃完的香酥餅,頓時一切全明白了。「這個小雜種,我看他平常就不太老實。這回栽
到我手裡,我非打死他不可。」李蓮英氣得一跺腳,惡狠狠地說道。
    光緒皇帝一看這陣勢,也明白了一切。他後悔地想道:早知道如此,自己寧願不吃這塊
香酥餅,現在又要有一條人命搭進去了。他覺得自己作為皇帝,不但救不了一個小太監,甚
至連自己的性命都難以保障,不由得一陣陣心酸。「我也不吃這鬼東西了。」光緒皇帝把手
裡剩下的香酥餅扔得遠遠的,恨恨地說道。
    李蓮英出來後,命令手下小太監火速把秋和找來。
    「給我按倒重打一百大棍!」李蓮英一看到秋和,怪睜著兩隻眼睛說道。
    「小的不知師傅為何拷打秋和?」秋和料定事情可能已經敗露,但還是急忙分辯道。
    「你別給我裝蒜了,老爺子的香酥餅是不是你給的?」李蓮英問道。
    「你他媽李蓮英狗娘養的是東西不是東西?」秋和見事情果真已經敗露,知道自己栽到
李蓮英手裡必死無疑,因為不知已經有多少人死於他的大杖之下,便索性橫下一條心,什麼
也不怕了,對李蓮英破口大罵道,「你只是老佛爺的一條狗,你只會對老佛爺諂媚討好,你
在老佛爺面前裝狗,學狗叫喚,你亂說別人的壞話,不知害死了多少條人命,你假裝為老佛
爺嘗藥,背地裡卻又讓別人給你嘗藥。我真懷疑老天爺怎麼不長眼睛,不把你這條害人蟲送
到地獄裡去!」
    「給我打!」,李蓮英氣急敗壞地喊道,「給我重重地往死裡打,打死了由我負責。」
    旁邊的小太監都被秋和這種壯舉給震住了,愣在那裡不知干什麼才好,聽到李蓮英命令
打,才辟裡啪啦的亂棍往秋和身上打去。
    「哎喲,哎喲」,秋和一邊呻吟,一邊還不住地罵著,「我知道栽到你個狗東西手裡是
非死不可的,但死也要死個痛快,死也要罵得你個狗東西不得安生。是我給皇帝的香酥餅又
怎麼樣?頂多也只是把我打死。等老佛爺一歸政,皇帝掌了權,最先除掉的肯定是你這條害
人蟲。你死了也不會得到安心,到閻王爺那裡也會有許多冤鬼向你討債的,哎喲,哎喲。」
秋和越罵聲音越小,最後終於只有呻吟的聲音了。再一會,連呻吟的聲音也沒有了。
    太監們趕快停下了杖責,一個小太監上前摸了摸,驚慌地說道:「師傅,秋和斷氣了!」
    「給我抬出去隨便找個地方埋了!」李蓮英聲嘶力竭地喊道,說完自己也癱坐在了椅子
上。
    因為打死了人,李蓮英沒有把光緒吃餅的事告訴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回來後,氣也消了
許多,也沒進一步責怪光緒皇帝。
    慈禧太后幾天沒有見到秋和來當差,有一次問李蓮英道:
    「秋兒哪兒去了,怎麼幾天沒有見他過來?」
    「聽說病了。」李蓮英隨口不經意地答道。
    又過了幾天,慈禧太后又問道:「秋和怎麼還沒來?」
    「聽說還沒好。」李蓮英答道。
    此後便再也聽不到秋和的音訊了。>>>
    ------------------
  中文東西網 整理
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