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蓮英/(斯仁)
九、李蓮英的洞房花燭夜

    喪失了性功能的大太監李蓮英,卻偏要娶個如花似玉的老婆……當他和新娘歡歡喜喜地
拜天地的時候,卻收到了一封寫著「公雞下蛋,母雞打鳴。」的賀辭……
    常言道:「主子多大,奴才多大。」恭親王被罷黜後,慈禧太后大權獨攬,唯我獨尊。
而李蓮英呢?也更加飛揚跋扈,橫行無阻了。以前李蓮英見了王公大臣還總要打千問安,如
今他見了王公大臣,就象看見一只哈巴狗。那些王公大臣深知「得勢的奴才勝其主」,對他
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得罪之處,即使有苦也只能往肚裡咽,唯恐李蓮英在慈禧太后面前給
自己穿小鞋。按說作為太監能夠如此權勢熏天,他也該心滿意足了,可近來李蓮英卻總是心
神不安,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你道為啥?原來他也想娶房媳婦!
    李蓮英是個太監,喪失了性功能,娶妻何為呢?原來他看著別人子孫滿堂,心裡羨慕!
心想我如今要啥有啥,並不比他們差,既然他們能有的,我為什麼不能有呢?他也想過過正
常人的生活,享受天倫之樂!
    太監娶妻,前朝也不是沒有先例。遠者如東漢桓帝年間的「五侯」,即單超、左倌、具
瑗、徐璜、唐衡五個太監,「多取良人美女以為姬妾」,「妻略婦女」。近如明朝宣宗朱瞻
基曾親自賞了兩個宮女給宦官為妻,並封之為夫人。雖則如此,可清朝還未有過這種事,李
蓮英雖有這個念頭,但也不知該怎麼向慈禧太后說好,李三順雖說鬼點子多,可這事他也束
手無策,李蓮英這幾日一直為此事發愁。
    慈禧太后對花有一種偏愛,她殿裡的擺設一般是不變的,唯有盆花隨著節氣而經常更
換。由於正當季節,儲秀宮內外更是擺滿了五顏六色的花兒。殿外畫廊下,擺著兩盆粉紅色
的海棠,中間配上兩盆金黃色的連翹,使人看了心曠神怡。最東頭的一間靜室裡,擺著兩盆
蔥蔥綠綠的南天竹;西頭臥室裡,擺放著許多茂盛的春蘭。慈禧太后小名蘭兒,因此對蘭花
更是情有獨鐘,每日下朝後,都要擺弄一番,這個時候也是她心情最舒暢的時候。這日下朝
回來,慈禧太后正在那澆花,忽然間李蓮英愁眉苦臉地走了進來。
    「蓮英,怎麼啦?怎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出來,我給你作主。」
    「老佛爺,奴才……。」話未說完,李蓮英就哭了起來。
    慈禧太后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問道:「唉呀,到底有什麼事?你說出來呀。」
    「奴才母親年事已高,身子多病。昨日裡又來人捎話,說奴才母親舊病復發,因此奴
才……』說到這裡,李蓮英又嗚嗚哭了起來。
    「別哭了。不用擔心,那些丫環們自會細心照料的。」
    「話是這麼說,只是奴才這心裡難受啊!」
    「那你有什麼好的法子!」
    一聽這話,李蓮英立刻停止了哭泣,說道:「老佛爺,奴才想……想娶房媳婦,由她照
料奴才母親,奴才這心裡也就踏實了。』說到這裡,似覺不妥,又趕緊補充道:「這樣奴才
就能更好地侍奉老佛爺您了。」
    慈禧太后想想,人家將親生兒子送來侍奉自己,不管怎麼說自己也該給補償一下,於是
說道:「好了,我答應你!明天你就回去辦,給你一個月的假夠了吧?」
    「夠了,夠了!奴才謝過老佛爺。」
    說完,李蓮英趕緊叩頭謝恩。轉身就往外走,忽聽一聲:
    「回來!」李蓮英頓時一愣,趕緊又轉過身。
    「老佛爺不知還有什麼事?」
    「跪下!」原來李蓮英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慈禧太后心想上次
你給我裝病,莫不成這次又來騙我?於是說道:「你這大膽的奴才,居然敢騙我!」
    李蓮英嚇得趕緊跪在地上,但嘴上依舊說:「奴才不敢,奴才真沒騙老佛爺您呀。」
    「即然這樣,那好吧!過會我與你一起出宮,去看看你母親。」
    「這,這……」。一聽這話,李連英頓時慌了。
    「這什麼呀,快去準備!」
    「老佛爺息怒,奴才罪該萬死,欺騙您老人家。奴才母親身子尚好,只是奴才看見別人
子孫滿堂,心裡羨慕,想娶房媳婦,但怕您老人家不答應,所以就……」李蓮英一看瞞不過
去,急忙跪地答道。
    「你的膽子可真是越來越大了!」慈禧太后索性假戲真做,喊道。
    「奴才再也不敢了,求老佛爺饒了奴才這一次吧!奴才以後真的再也不敢了!」
    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磕頭如搗蒜般的李蓮英,慈禧太后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起
來吧,就你那點花花腸子,也敢來騙我?以後記著點,有什麼事就老老實實地說,如果再敢
騙我,決不輕饒。」
    「奴才記住了,奴才以後再也不敢了。」
    回到屋裡,李蓮英方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喝著那剛沏好的「鐵觀音」,腦子裡又盤算開
了。老佛爺這關算是過了,可現在該找誰幫忙呢?總不能自己親自動手呀!孫毓汶,不行,
就他那眼睛,別給自己找個豬八戒回來;禮王爺,也不行,這事不能找他幫忙。那該找誰
呢?忽的只見李蓮英一拍腦門,喊道:「三順,快去把剛大人找來!」
    剛毅因為上次給李蓮英提供了「千年老參」的消息,這會已做了個巡撫的官兒,雖說官
比原先沒升多少,但油水卻大多了,自然這都是因為李蓮英的美言。近來因召進京,正準備
這幾日回山西,一聽李蓮英找,急忙進宮來見。
    「總管,近來身子骨兒可好?」
    李蓮英笑著說道:「托老佛爺的福,一切都好。」
    「不知總管找小弟有什麼事?」
    「這事嗎,說來也挺容易的,」李蓮英嘿嘿笑了兩聲,接著說:「想請你做個月下老。」
    剛毅一聽,納悶著問:「給誰呀?」
    「費話,自然是咱家了。」
    「這……」剛毅聞聽,心想你還娶什麼媳婦,這不是聾子的耳朵——擺設嗎?可又不好
明說。
    李蓮英看他這樣子,不冷不熱的說道:「怎麼?剛大人是不是有什麼難處?」
    這尊活菩薩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不然自己以後可就完了!想到這裡,剛毅急忙說:
「沒難處,沒難處!總管您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嗎?」
    「你就放心吧,這事老佛爺已經恩准了。不過你那眼睛可得放亮些,不要給咱
家……。」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總管您就放心吧,小弟一定全力去辦,保您滿意!」
    送走了剛毅,李蓮英收拾好東西,便帶著李三順興沖沖地回了家。
    再說剛毅回去後,也顧不得回山西,便立即拖親戚找朋友,給李蓮英找起了媳婦。誰想
幾天過去,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長相好的有誰願意嫁給個太監,守一輩子活寡?有願意
的,但一個個長相太差勁。這可把剛毅急壞了,這事辦不好,李蓮英會給他好果子吃?
    這天,剛毅跑了整整一日,依舊沒找到個合適的。回到家裡,直覺得腰酸腳疼,躺在床
上就不想起來了。夫人一見,忙端了碗燕窩,心疼地說:「這算什麼事呀,他想娶老婆,卻
讓您跑前跑後,真是的!」
    剛毅一邊喝著燕窩,一邊說:「有什麼辦法呀!誰讓他是太后跟前的紅人呢?咱不巴結
他又怎麼有今天?」
    「您呀!」
    「行了,別說了!」剛毅不耐煩地說道:「說這些有什麼用?
    你就不能幫我想個辦法出來,要知道這事如果辦不好,咱可就沒好果子吃了」。
    剛夫人一想也是這個理兒,遂打住口,默默思索起來。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剛夫人興
奮的說:「老爺,有辦法了!」
    「快說,到底是什麼法子!」剛毅聞聽,也顧不得喝燕窩了,急忙問。
    「老爺,就他那樣子,誰家閨女願嫁給他?我看您不如去趟『八大胡同』,那女子多,
姿色也不會太壞……」
    「這能成嗎?萬一讓他知道了,豈不更糟?」剛毅半信半疑地回。剛夫人笑著說:「您
想想,那女子如果願意嫁給他,自己難道會說嗎?只要您不說,他怎麼知道?」
    剛毅沉思了許久,方點了點頭。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剛毅洗漱完畢,穿上便服,
便急急忙忙奔「八大胡同」而去。
    這日適逢廟會,前門樓子下,那跑竹馬的、抖空竹的、舞龍燈的、吹撲撲騰兒的、吆喝
泥娃娃的,人聲鼎沸,生氣勃勃;紅艷艷的山裡紅、紫溜溜的長甘蔗、白花花的爆米花、黃
燦燦的大柿子,五顏六色剎是斑駁,直看得剛毅眼花撩亂,本欲多看看,但一想起給李蓮英
找媳婦的事,便無心觀看了。
    進了西河沿,沒有多遠一拐彎,穿過珠寶市、廊房頭條、觀音寺,最後來到了陝西巷。
進了一個深深的夾道,裡面有個小院子。推門剛一進院,就見一個又白又胖、滿臉笑容的中
年老鴇迎了出來:
    哎喲剛大人,您好久沒光顧了!今天是那陣風把您給吹來了,快請進快請進。」
    進屋坐下,喝了兩口茶,剛毅便開了口:「去,把你這的姑娘全叫上來。」
    這地方剛毅以前也來過幾次,老鴇知他出手闊綽,聞言趕緊出去叫人。不大功夫,只見
她領著十多個妙齡女子走了上來,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剛毅看了,不覺心花怒放,心想
這事總算可以大功告成了。仔細瞧了瞧,只見剛毅指著中間一位皮膚白皙身材窈窈的女子說
道:「她留下,你們都出去吧。」
    老鴇見狀,急忙吩咐:「快,快!都下去。如玉,好好侍奉剛大人!」說完轉身欲出門。
    「回來,還有事找你商量呢!」
    「剛大人,不知還有什麼吩咐?」老鴇笑著說道。
    「我打算把她贖出去,你說吧,多少銀子?」
    一聽這話,老鴇心裡直納悶,以為剛毅開玩笑,急忙說:
    「剛大人,您怎麼買這種女子呀?」
    「別廢話了,說多少銀子!」
    「契約上寫好五千兩,不過剛大人您要,就三千兩吧。」
    不就三千兩嗎?剛毅從懷中掏出疊銀票,扔在桌上,領著那女子便走。回到家裡,剛毅
方將事情說出來,那女子想想呆在那地方還不如嫁個太監,也便答應了。這麼容易?剛毅自
己簡直都不敢相信,連忙喚過夫人將那女子細細打扮一番,便直接送往酒醋局胡同李蓮英府
邸。
    自那日托剛毅給自己找媳婦,一連五六天,一點消息都沒有,可把李蓮英急壞了,這日
用過午飯正準備去剛毅府,誰想剛一出門,正好碰上。
    「剛大人,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總管您的事,我能不盡心嗎?您瞧,還滿意吧。」說著剛毅用手向後指了指。
    李蓮英這才發現,後邊還有頂轎子,一女子正走出來。細細端詳,只見她身著鑲明珠帶
花邊的粉紅色裹身旗袍,頭上戴著金耳環,銀寶簪,手上帶著翡翠手鐲,珠明玉潤,體態窈
窕,特別是那雙大眼,滴溜兒一轉,秋波閃爍,神如帶勾,直看得李蓮英如醉如癡!
    剛毅見狀,心裡不由一喜:「總管,您看還滿意不,如果不行,小弟再重新找個?」
    「滿意,滿意!沒想你辦事這麼周詳,咱家一定不會虧待你的。」李蓮英笑著說道,接
著又轉臉問那女子:「你叫什麼名字?」
    「張如玉。」那女子嬌滴滴的答道,宛苦大家閨秀一般。
    「哪的人?」
    「山東人。」
    「在這做什麼來著?」
    「給人家做丫環。」那女子紅著臉答道。
    李蓮英聽了,覺著差不多,於是便定了下來。
    媳婦有了,剩下的事自然就是準備完婚了,當下廣發請帖。消息傳出,京城嘩然。太監
娶妻,這在大清朝可還是頭一遭。一時間議論紛紛,但多數人只限於私下裡說三道四,李蓮
英是慈禧太后跟前的紅人,誰得罪的起?更何況這事還得了慈禧太后的恩准。可誰想卻偏偏
惹惱了一個人,誰呀?都察院御史朱一新!這朱一新素性耿直,遇事敢言,以不怕死聞名朝
野,聽到這消息,不由大怒,此等不倫不類之事,豈能袖手旁觀?因此上決定找李蓮英好好
理論一番。
    這日午後,李蓮英正躺在軟椅上,悠閒地品嚐著「鐵觀音」,忽聽李三順說都察院御史
朱一新來訪,不由得一愣,心想我與這朱一新平日裡並沒甚來往,他來找我作甚?莫不成他
聽說自己要成親,也來表示一下?如果能得這位不怕死的言官祝賀,那可太好了。想到這
裡,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唉喲,我道是誰,原來是朱大人呀,稀客稀客,快快進屋坐。」李蓮英笑著招呼道。
    待進得屋來,李蓮英又開了口,「不知朱大人找咱家有什麼事?」
    「聽說總管打算成親,不知有沒有這事?」
    朱一新不冷不熱地問道。
    「有這事,我還以為朱大人您已知道了,原來您還不知道呀!」
    朱一新一聽果有此事,冷冷地說:「我想問一下李總管,不知您成親娶媳婦做什麼?」
    李蓮英本以為朱一新是來向自己道賀的,聽了這話,方明白過來,遂不卑不亢地答道:
「朱大人,咱家也是人,也要過日子呀。你上有老母,難道咱家就沒有了?咱家娶媳婦,讓
她料理家務,侍奉老母,怎的,難道這又有什麼錯嗎?」
    「為人子者,自當恪守孝道,這沒有什麼錯。不過請總管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這些事
家人、婢女也可做。」
    雖說自己是太監,可李蓮英最恨別人把自己當太監看,聽了朱一新這話,不由得大怒,
喊道:「我說朱大人,你是不是也管得太寬了些,咱家娶個媳婦你也橫挑鼻於豎挑眼的,我
看你還是別在這瞎操心了,忙你的正事去吧。」
    「你討老婆?成何體統!我身為言官自然要管。」
    「那你就管呀,我到要看看你怎麼個管法!」李蓮英越聽越聽越氣,「告訴你朱大人,
咱家討一個不夠,還要討她十個八個的!」
    「無恥之尤,我要叫你討不成!」
    王公大臣見了我還要讓三分,你一個小小的御史,也敢對我如此?李蓮英再也忍不住
了,狂吼道:「咱家偏討!三順,送客!」
    回到家裡,朱一新可真是越想越氣,自己堂堂一個御史,竟然讓個奴才給趕出大門,這
讓人聽了,還有何顏面可言?決不能就這樣算了!「老爺!」朱一新扭頭一看,原來是夫人
走了過來。
    「老爺,您這是何苦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太后正寵著那李蓮英,你還去碰他!」
    朱一新道:「我何嘗不知道這些?可我身為都察院左都御史,吃著朝廷的俸祿,自當盡
臣子應盡的責任。如果人人都緘默其口,那成什麼樣子?」
    「好了,事情已經過去了,您就消消氣,當什麼也沒發生就是了。」夫人急忙安慰道。
    「不,這事沒完!決不能就這樣算了!我還要面見太后!」
    朱一新堅定地說。
    一聽這話,夫人可嚇壞了:「老爺,李蓮英心毒手黑,眼裡揉不得半點沙子。太后一味
地寵著他,難道你還不知道!你要知道,這樣弄不好會丟了性命的!」
    「別說了!這不僅僅是我個人的事,這涉及到朝廷的尊嚴,你懂嗎?別人不說還可,我
身為言官,豈能不說!」
    第二天一早,朱一新便入宮來見慈禧太后。一聽是他,慈禧太后就滿臉地不高興,這些
言官,整日吃飽沒事幹,就知道挑刺!可不見又不好,只得召了進來。
    「臣都察院左都御史朱一新給太后請安,祝太后萬壽無疆!」
    慈禧太后懶洋洋地問:「有什麼事嗎?」
    「臣聽說太監李蓮英要娶親……」
    未等他話說完,慈禧太后已不耐煩了,瞥了朱一新一眼,拉著很長的聲音說:「我以為
什麼軍國大事,這等雞毛蒜皮的事,你也來找我?」
    「太后日理萬機,臣知曉。只是這樣的事,有傷我大清尊嚴,臣身為言官,不敢不稟明
太后,嚴加制止……」
    「這事我知道,他也是人,也有老母需要侍奉,這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前朝不也有這事
嗎?」慈禧太后冷冷地說道。
    朱一新依舊反駁道:「正因為前朝有這等事,所以才為後人恥笑。所以,本朝不可效
尤。」
    「去吧,去吧!放著那麼多大事不去做,管人家討老婆做什麼!」
    「太后,臣……」
    「別說了!」慈禧太后看他這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不由得來了氣,喊道:「這事是我恩
准的!怎的?是我做的不對嗎?退下去!」
    卻說朱一新回到家裡,心想自己全為朝廷尊嚴著想,誰想卻碰了一鼻子灰,越想越不甘
心,於是又去鼓動其他言官聯名上奏,可歎的是那些言官都不敢得罪李蓮英,反勸他死了這
條心,再加上夫人苦口婆心相勸,只好姑且作罷。
    經過十多天緊鑼密鼓的準備,李蓮英大喜的日子終於就要來臨了。日子訂在十六這天,
這日子是李蓮英專門請白雲觀老道高雲溪為自己選的。自那次宮中鬧「鬼」,李蓮英就迷信
起來了,後來雖知道是那尤忠為給慈安太后、弟弟尤義報仇搞的鬼,可畢竟做的虧心事太
多,因此索性也信起了教,隔段日子,就去頂禮膜拜一番。
    十六這天,酒臘局胡同李府門前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如同趕廟會一般。門前兩邊各掛
兩盞大紅「喜」字燈籠,從門口一直到大廳,舖著鮮紅的地毯。院內賓朋滿座,光大席就設
了六處,每處又有二十六桌,取六六大順之意。如此場面,好不氣派!大廳內,李蓮英的母
親穿戴一新,端坐在那紅木太師椅子上,脖子上掛著那串慈禧太后賞賜的碧玉朝珠。她哪見
過如此壯觀的場面?看著那些在自己面前作揖問安的大臣們,直高興得合不攏嘴,那意思好
象在說:「你們不是都瞧不起太監嗎?看我兒子如何!你們那個比他強……」
    由於是李蓮英成親,送禮道賀的人自然不在少數。上至各部院大臣,下至宮女太監,都
送了賀禮;每份賀禮不下幾百甚至幾千兩銀子,就連那些地方督府甚至邊寨要員,也都派人
送了銀錢、禮物。那些禮物擺在院子的正中央,占去了好大一塊面積,五顏六色的綢緞、晶
瑩剔透的玉器:……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光,好不耀眼!其中醇親王奕曭熄P禮格外引人
注目;寶星一座、犀角雕荷蓮流杯一個、犀角雕加官進爵杯一個。
    如此之場面,就連李蓮英也始料未及,看著那堆積如山的賀禮,李蓮英陶醉了……
    「總管,日已正午,是時候了吧。」剛毅笑著說道。
    李蓮英這時才清醒過來,心想怎的連正事都忘了,急忙說:「喔,對,對!馬上開始。」
    隨著剛毅一聲「婚禮開始,」新娘子張如玉飄飄逸逸走進了客廳,她大大方方給客人們
道了萬福,站在李蓮英側後。
    那張如玉本就有幾分姿色,再經一番細心打扮,更顯嬌艷!她身著大紅色裹身旗袍,旗
袍的領邊、袖口和胸部的突出部位,鑲著愛爾蘭花邊和細絨帶,項掛金項鍊,熠熠發光;白
嫩的皮膚,頎長的身材、凸起的胸臂、窈窕的細腰,頗有些洋女人的體態,直看得眾人目瞪
口呆。
    「真沒想到,總管夫人竟如此迷人!」,桂良眨一眨蛤蟆眼,對著孫毓汶的耳朵小聲說。
    孫毓汶這時看得兩眼發直,不由得小聲嘀咕說:「是夠迷人的,只可惜一朵鮮花插在
了……」,說到這裡,孫毓汶方明白過來,急忙用手打自己的嘴。
    恰在這時,進來兩個小太監,手捧地毯,向李蓮面說道:
    「總管,這是聖母皇太后恩賜的,請您收好。」一聽這話,李蓮英慌忙跪下,雙手接
過。連當今大清國聖母皇太后都來了賀禮,這份恩寵,能不讓人羨慕嗎?看著眾人羨慕的目
光,只見李蓮英搖頭晃腦道:「三順,打開地毯,讓各位大人飽飽眼福!」
    眾人真的是大開眼界,這是一條古樸典雅的絲地毯,看上去光滑,摸起來柔軟,四邊是
百鳥朝鳳,四角是黑龜戲水,正中間百花叢中,用金線繡著個「喜」字,除了李蓮英,誰能
得到這樣的恩賜?眾人不由得交口稱讚!
    只見大學士周祖培驚歎道:「製作如此之精絕,真讓人歎為觀止!這還是平生頭一次看
到。」
    「那是自然了。你不知道吧,這乃是越南國送給太后她老人家的貢品哩!」孫毓汶趕緊
開了口,彷彿是要彌補自己剛才的過失。
    他說的好,卻沒想剛毅比他還說的好:「如此珍貴之禮物,也只有咱李總管能得到,眾
位大人說呢?」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聽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稱讚,看著眾人那一雙雙羨慕的眼睛,李蓮英真是如醉如癡,
有點飄飄然了。婚禮到這時進入了高潮,可誰也沒想,就在這時,卻發生了件意想不到的事
情……
    就在眾人品頭論足之時,一個小太監拿著個大紅信封走了進來:「總管,都察院左都御
史朱一新朱大人派人送來個賀辭。」一聽朱一新,李蓮英不由得臉上露出一絲得意地微笑,
朱大人,你不是不怕死、遇事敢言嗎?怎的到頭來卻敗在我李蓮英手上?沒想到會有今天
吧!想到這裡,只見他大聲說道:「各位大人,都察院左都御史朱一新大人送來賀辭,請大
家聽聽。」
    朱一新可是出了名的不怕死,怎的會送賀辭呢?眾人不由得納悶起來。
    李三順接過信封,展開信紙,清清嗓子,朗聲念了起來:
    公雞下蛋,母雞打鳴;
    太監娶妻,無恥之尤。
    萬堂裡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那張如玉雖說出身煙花之地,經歷過各種場面,可當著這
許多王公大臣的面,臉上也掛不住了,只見她尖叫一聲,一溜煙似的跑出了客廳。李老夫人
坐在紅木太師椅上,正陶醉在喜悅之中。聽得那幾名話,還沒反應過來,一見媳婦跑了出
去,才明白過來,頓時氣昏了過去。喜氣洋洋地婚禮,經這一折騰,更加「熱鬧」了,人們
不由得把目光都轉向了李蓮英。
    李蓮英這會也氣得兩眼冒火,真恨不得將朱一新給殺了,但一看到眾人的目光,他很快
平靜了下來,一眨眼,露出不屑於顧的神色,向眾人拱手說道:」諸位不必見怪。咱家成親
忘了給朱大人發請帖,想必心裡邊不痛快,與咱家開個玩笑,沒什麼,沒什麼!各位大人請
入席吧!」
    待安頓好各位王公大臣,李蓮英急忙趕奔後堂,李老夫人這會已緩過神來,李蓮英看看
沒什麼大事,又趕緊去找那張如玉,大喜的日子沒了新娘子怎成?進屋一看,只見她正趴在
床上號啕大哭。
    「好了,別哭了!快快擦洗一下,大喜的日子哭個啥勁?」
    張如玉哽咽道:「那……那朱大人他……」
    「什麼朱大人,你放心,我決不會輕饒了他!敢和咱家作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李
蓮英惡狠狠地說道。
    好說歹說,終於勸住了那張如玉,二人又重新回到大廳。
    那幫王公大臣們經這一變故,那還有心思再呆下去,草草吃了幾口飯,便相繼告辭而去。
    喜氣洋洋的婚禮,就這樣不歡而散。從此,李蓮英便將那朱一新恨在了心上……>>>
    ------------------
  中文東西網 整理
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