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騙的模特兒
3

    「發現了什麼?」梅森用鑰匙開私人辦公室的門時,德拉﹒斯特裡特問道。
    「嗯嗯!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有幾分把握,但加文辦公室周圍的氣氛確實有些異樣。
我們有多長時間沒和加文聯繫了,德拉?」
    「我可以查一下帳本,並且……」
    「請查一下,好嗎?」
    德拉走了出去,來到外間辦公室,幾分鐘後又回來了,報告說:「大約有一年多
了。」
    「換句話說,自從他僱用了新秘書後就沒和我聯繫過。」梅森說道。
    「他可能沒有什麼理由需要和你取得聯繫。」
    梅森噘起雙唇。加文身上發生了很多變化,而這些變化又和僱用那位新秘書巧合。
    「好吧,德拉,我們碰碰運氣。也許是他請了別人替他處理法律事務。給拉斯維加
斯的雙環汽車旅館打電話,問一下霍默﹒加文在不在那兒。就說打電話的是佩裡﹒梅森。
記住一定要告訴他們打電話人的名字。」
    「馬上照辦,」德拉答應道,「我這就讓格蒂接通電話。」
    德拉﹒斯特裡特走出房間,來到總機接線台,向格蒂交待一番後又回到梅森的辦公
室。
    電話鈴響了起來。梅森朝德拉﹒斯特裡特點點頭。她拿起聽筒,說道:「喂……是
的……請稍等,加文先生。」
    「他在電話上。」她說。
    梅森拿起自己桌上的電話:「喂,霍默,我是佩裡。」
    電話那端傳來聲音聽上去很警覺:「哦!你好,佩裡。」
    「你現在說話方便嗎?」梅森問道。
    「只能講一點點。」加文說。
    梅森說:「我接待了一位來訪者,她是一個身材修長黑頭髮淺黑皮膚。灰色眼睛的
姑娘。她擁有一家公司40%的股權,而你與這家公司也有利害關係。某個利益集團同她
聯繫要求……」
    「好了!」加文說,「別往下講了。我會給你回電話。我在哪兒能找到你?」
    「我會在辦公室裡等著的。」梅森說道。
    「一個小時後我給你打電話。再見。」
    加文掛斷了電話。
    「喔,」梅森說,「我有一個鐘頭的時間準備案情摘要,那樣的話就要到5點以後
了。問問格蒂願不願意多留……」
    「格蒂今晚有約會,」德拉說,「我願意留下來,頭兒。」
    梅森說:「這件事真是大蹊蹺了……嗯,加文剛才可能是在飯店的大堂或者類似的
地方接電話。我們還是等著聽他是怎麼說吧。」
    梅森又一頭紮進法律書中,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別的事情都拋到腦後去了。時間
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而他卻全然不知。
    5點鐘時,德拉﹒斯特裡特把辦公室的門鎖上,然後走到總機接線台前坐下來。5點
20分,加文的電話來了。
    梅森拿起話筒,聽見長途接線員說道:「對方在電話上了。」接著又聽見硬幣落入
投幣盒裡的聲音。
    「什麼響聲?」梅森聽到電話裡加文的聲音後立即說道,「你為什麼不打對方付費
電話?你在我這兒有帳戶。」
    「我知道,」加文說道,「你能把事情的大體和我講講嗎?注意不要提到名字。」
    「好吧,我剛才跟你提到的那位姑娘收到了一份報價單。一位神秘的X先生,他可
能是某個利益集團的代理人,這個利益集團的總部就在你現在呆的地方,明天要和她談
談。」
    「我明白了。」加文說。
    「我希望沒有打擾你,」梅森接著說,「為了找到你可害苦了我。」
    「那就對了……你是怎麼找到我的,佩裡?」
    「通過瑪麗﹒阿登——瑪麗﹒巴洛。」
    「可我並沒告訴她我在哪兒啊。」
    「她知道你到拉斯維加斯會住的地方。」
    「那麼,你為什麼不打電話到我的辦公室?為什麼去找一個已經離開我一年多的秘
書……」
    「等等!」梅森說,「我和你的秘書伊娃﹒埃勒厄特談過。她無法告訴我任何情
況。」
    「她什麼!」
    「無法告訴我你在哪兒。」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加文說道,「我一直和伊娃保持著聯繫。我總是和辦公室
保持聯繫。」
    「噢,可能我和她談完話後,你才打的電話,」梅森說,「我在那兒的時間大約
是……噢,我記不得了……大約是2點半或2點45分左右。她說她什麼都沒法告訴我。」
    「11點半和下午1點45分,我和她通過兩次電話。」
    「喔,她可能認為我沒有資格知道這些情況,」梅森說,「別小題大做了。」
    「小題大做!」加文喊道,「呃,我——好吧,我想你是對的,梅森。聽著,你能
查到和這個姑娘打交道的人的名字嗎?」
    「到目前為止,她一直把他稱之為神秘的X先生。」
    「我大約知道這個傢伙是誰了,」加文說道,「他一直竭力躲在暗處。這人很危險。
我希望你替我做些事情,梅森。我希望那個女人受到保護。告訴他在我能親自處理這件
事情之前,你是屬於我的15%股權的代理人。查出和她聯繫的那個人是誰,搞到他的名
字和地址。你一弄到手就馬上轉告我。打電話到雙環汽車旅店就行了,如果我不在,就
找露西爾。告訴她那人的名字和地址。」
    「找露西爾?」
    「對。」
    「你想給你的股票定個價嗎?」梅森問道。
    「現在不,」加文說。「我想搞清楚對方到底願意出多少錢。這個人也許不會開價,
但我希望你讓他知道你參與進來了,我也參與進來了。如果他認為自己只是在和一個人
打交道,而且這個人還是個女的,你不清楚會發生什麼事情。聽著,梅森,我只能再講
一分鐘。我還有別的約會,並且——哎喲,對不起。就說到這吧。多保重,再見。」
    電話線那端傳來了卡噠聲。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上一頁    下一頁